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阴阳师/狗崽】无聊的小短篇

阿脸是隔壁晴明家一个额头上有着红色眼纹的大尾巴狐妖,没事就喜欢蹲在家门口撩路过的妹子,挥着他那把青色的折扇,看到有什么漂亮的女妖怪就摇着大绒毛尾巴凑上去,但这几天就光是坐在他家那棵枯不拉几的樱花树下,轻皱眉头看着手里的面具。

那面具是隔壁晴明刚从路边把阿脸捡来的时候他戴在脸上的,我家桃花嫌它丑便抢了去,不料面具下一副精致粉嫩的书生模样,着实不负那魅惑人心的狐妖之名。这不,没几天就在町里传了开去,姑娘们听闻妖狐长了一张俊俏的脸,有事没事就结伴跑到我们街上来。起初阿脸还挺害羞的,得桃花姐姐连推带拉才从屋里露出头顶一对耳朵,姑娘们围上来以后那小脸红的就像他额前的朱纹似的。

阿脸不但长得好看,说话文质彬彬的,打架也厉害。

早些日子隔壁晴明家老有各种各样的妖怪上门挑事,一般的小喽喽都被他家萤草两三下打发走了,那天来了个长得可像猪一样的妖怪,一上来不知道哼哼唧唧了些啥,萤草就一睡不醒,不管那猪怎么打她都不醒,这下屋里的孩子们着急了。萤草是晴明家唯一一个上了四年级的,再往下数就是刚上三年级不久的阿脸了。一屋子弟弟妹妹睁着晶晶亮的眼睛看着阿脸,那没办法呀,再害怕也得上呀。

阿脸战战兢兢地走到庭院里,果然还没看清那猪长什么样子呢就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睡意,上下眼皮子使劲打架呀,一个恍惚之间突然头顶冒出一个奇怪的红鬼面具。

“这是阿爸打工了好几天买的轮入道御魂!”小蝴蝶躲在门后大声喊道。

阿脸一下子睡意全无,连忙挥起纸扇朝那猪连着突了二十几下,猪被打了个满头包落荒而逃。

这一战让阿脸一下子名声大噪,可把隔壁晴明宝贝坏了,省下来给山兔上三年级的钱先给阿脸交了四年级的学费,还天天拉着我带他家阿脸上六级的培训班,阿脸倒也是从来没让他阿爸失望过,每次都对着大蛇老师一顿猛突。

 

但是好日子没过太长时间。

隔壁晴明去了趟欧洲出差,带了一只成天抱个酒葫芦的大高个子回来,那人可了不得,虽然平时总是靠在墙边一副喝得烂醉的样子,真要打架的时候举个大葫芦就突突个不停,受点小伤喝口酒就恢复过来了。

而阿脸变得有名以后,喜欢他的姑娘就更多了,但他不知怎的对跳跳家小妹一见钟情,抱着一捆自己画的肖像画跑去告白,可惜这傻孩子为了表现自己英勇善战把人家里的一口棺材给突突碎了,差点害得跳跳家弟弟醒不过来,当场把跳妹吓得大哭,最后被跳跳哥哥一顿胖揍轰了出来还禁止靠近他家100米以内。可怜我们这小町前后加起来也就200米远。

隔壁晴明拎着一篮子寿司去给跳跳家道了歉,倒也没责怪阿脸,还会带着他去打妖怪,但失恋的阿脸没什么干劲,随意突突两下完事,这一来一回,晴明失去了信心,干脆把阿脸的轮入道给了大个子穿,靠着他过了大蛇老师的六级考试。

被留在家里看门的阿脸成天无所事事,就蹲在家门口搭讪过路的小姑娘,但俗话说坏事传千里,阿脸在跳跳家闹腾的事被添油加醋传了出去,以前拥上来的妹子们现在都躲着阿脸走。我看他耷拉着一张小脸坐在樱花树下很是可怜,就想着带他出去打打狗粮散散心,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命定之人。

我喊上家里的灯笼鬼赤舌,踏出门正打算招呼阿脸,一个带着面具的妖怪扑扇着一对巨大的翅膀降落在樱花树旁,撑起他那对厚实的蓝色翅膀,对阿脸说:

“要下雨了。”

阿脸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回道:“你的面具真丑。”

 

这个带着面具的妖怪是我家的狗粮大队长,叫大天狗。

这孩子刚来的那天夜里,月明星稀,我正坐廊里跟姑姑织毛衣,头顶传来一阵阵翅膀忽扇的声音,抬头一看我家白色雪樱的树杈上站了一个有着巨大蓝色翅膀的男孩子。

“大天狗!!”

跑来唠嗑的对门博雅一声大喊,从兜里掏出一张蓝色的符往那人丢了过去,大天狗动了一下翅膀就给他扇了回来。博雅急了,顺手从伞边一个布包里抽了张黑符再次扔了出去。

“喂那是我的……”我话还没讲完,只见大天狗飞到半空中接住了那张黑符,慢悠悠得降落到庭院里,博雅嗷嗷叫唤着说自己扔错了符,临走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养这只新来的崽,我随口答应了几句,凑近了看这人相貌上等,翅膀很大很好摸的样子。

大天狗没一会儿功夫就在町里出了名,且不说他是血统高贵的大妖怪,颜值高本领强,就他那对标志性的大翅膀,走到哪都掉毛,给町里负责卫生的帚神带来不少麻烦,想不出名也难。趁着上门提亲的人还没把我家的红木雕花门槛给踏平,我给他整了个面具戴上,取了个接地气的名字,狗子。

狗子长得帅,名气大,可惜打架不怎么样,似乎所有的天赋点都点到了颜值上。

一开始对门博雅可劲跟我吹,看这孩子的大翅膀,吹起风来不得了,一个打十个。

后来我知道一个打十个是指清理清理路边那些孤魂野鬼,那的确是能一股风吹跑十个八个的。

“神乐酱你家这翅膀怪是来给老师当人工电风扇的吗?”八岐大蛇老师如是说。

我呵呵呵干笑了几声,一回家就沉着脸把狗子喊来了跟前。

“狗子啊,我不是把姑姑的针女都给你穿了吗?怎么打人这么不痛不痒的呢?”

“弄丢了。”

“哈?!”

我一怒之下把这不争气的玩意关在家里当了一个礼拜的仓库管理员,想想有些浪费,最后让他当了狗粮大队长。狗子看起来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的,有事没事就跑去隔壁晴明家喊阿脸打狗粮,阿脸失宠以后闲着没事干,俩人每天打回来一箩筐,我家的粮食多到吃不完,隔壁晴明大概也是沾到了光手头宽裕,我看阿脸身上多了套极好的针女。

 

我总想问问狗子为啥会来我家,是看上我家哪个标志的妹子了吗?说着我瞥了一眼在屋里四方坐开搓着麻将嗑瓜子的桃花樱花清姬凤凰。

狗子没有说话,他把玩着手里一柄青色的折扇。

咦我记得狗子你刚来的时候拿的是圆扇来着?

“喂——狗子,去打粮食了。”

门外传来隔壁阿脸纤细的喊声,狗子抬起头像是在询问我是不是可以去,他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模样甚是好看。看着这张脸我也就不气了,挥挥手丢给他一套全新的针女。

大天狗挥舞起他巨大的蓝色翅膀,往门外那抹瘦弱的身影飞去,戴上了我强行给他的那个难看的面具。

 

 

============

写文攒欧气阿脸快给我把狗子勾引回家!


评论
热度 ( 8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