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零晃】Summer Camp (汪口生贺)

晃牙汪718生日快乐~~

紧跟官方活动脚步的衍申同人,借梗和时间线,有几句对话出自官方,但与活动剧情并没有什么关系,纯脑洞。

既然是官方时间线,那么此时已经举行过反礼祭。

什么你问反礼祭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全校助攻告个白秀个恩爱闪转校生一脸。反礼祭上两人互称名字,所以默认自那之后私下里恢复到以前互称名字的状态。

 

=====正文=====

朔间零闭着眼躺在凉椅上休息,虽说头顶厚重的树荫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但还是有几缕从树叶缝隙中漏了下来。

“小狗~吾辈要被晒干了,快过来撑伞。”

“烦死了吸血鬼混蛋!不来帮忙就闭嘴!这么点阳光就能把你晒干的话赶紧去死吧!”

不远处,清澈的河边,梦之咲学院Undead组合和Ra*bits组合的一干成员正如火如荼地收拾露营场地。身强体壮又是前辈的Undead成员主要负责住宿用帐篷的搭建,而从年纪到身材都娇小的兔子们则忙着收拾零散的行李和烧烤钓鱼用具。

“仁~哥才不是小孩子呢!”

“少啰嗦三年级!帮本大爷扶着这根桩,扶好了啊!”

“那个,羽风前辈,鱼竿这么弄可以吗?”

“啊啊,随便随便,虽然我是海洋生物部的但我不会钓鱼啊。安子我们晚上去河边看星星吧~”

“紫之君,木材放在那里就可以了,搬不动的话一会我来。”

“谢谢乙狩前辈!叫我创就可以了。嘿咻,放在这里应该不会被河水打湿吧~”

“哈哈哈哈哈我在那边看到了小松鼠的说~~~”

“天满同学不要乱跑小心脚下!羽风君你去帮一下大神君弄帐篷吧?”

全学院最叛逆背德的组合和最天真可爱的组合居然会凑在一起野营,还有全校的一大焦点转校生安子同行,真是令人无法预料又妙趣横生的活动,这两个队一起进行集训会产生的化学反应呢~策划这件事的Undead队长朔间零望着面前忙活的众人满意地点点头。

“要是没有这恼人的太阳就更完美了。”一行人中最为年长的临时队长用手中的蒲扇盖住了眼睑,打算在太阳落山之前好好睡一觉。

不过闹腾的一群人自然是不会让他如愿。因为Ra*bits的一个小疏忽,试验点火的火炉借着风势烧到了一旁摊着的一件深蓝色T恤。

“呜哇!!!!!!着火了着火了!!!!”

“安静一点小鬼!!一件衣服而已,下次点火的时候要把行李都收走知道吗?”

“对不起大神前辈……”犯了错的兔子队成员真白友也惶恐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道歉没什么用,去别处帮忙吧,阿多打点水过来。”

大神晃牙从阿多尼斯手里接过灌满河水的水桶浇在冒着小火的衣服上,虽然并不能称之为着火,但T恤确实不能再穿了。

 “呵呵呵~意外的镇定呢小狗。”零被咋咋呼呼的声音惊醒,爬起身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哦呀,小姑娘?”

安子好不容易甩脱了一直跟在身后约她看星星的羽风薰,拿着两瓶水来到树荫下,收拾行李和管理这些个性十足的偶像们花费了不少精力需要休息一会,而且她也有想问朔间前辈的事情。

“这么突然的决定来露营,真是辛苦小姑娘了。”朔间零接过安子递来的水,转开盖子又递回给了安子,自己拿了另一瓶放在一边。

“不会,这是制作人应该做的,只是……朔间前辈一开始的打算并不是来露营吧?突然之间通知我去联系别的队伍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嗯……为了备战夏日祭,一开始是打算去神社里面进行修行集训的。现在这样似乎能得到不同的收获,也是不错的方案~”

“出了什么事情改变了朔间前辈的想法吗?”

看着面前吵闹的一群人,本来没有什么交集的两个风格迥异的队伍,现在互相帮助做着同样的事情,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汗水和微笑,特别是有一个人,好像已经挺久没见过他这么开朗的笑容了。朔间零眯起了眼睛。

“嘛……”

 

那是因为几天前的某个下午。

“呜啊——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啊啊啊啊啊!!”

“大神,烦躁只会加重闷热的感觉,还是静下心来吧。”

“呼————”

大神晃牙瘫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扯着系在衬衫领口外的黑色领带,另一只手五指并拢使劲对着自己扇风。

三十几度的天气,轻音部活室里的空调却坏了,被闷热煎熬的Undead“狂犬”此时半眯着金色的双眼张开嘴大口呼吸,但吸进去的空气也都是带着灼热,额前的刘海被不断渗出的汗水浸湿贴在脸颊上,感觉快要热到意识模糊。而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安静坐着看杂志的,是同为Undead队员的二年级生乙狩阿多尼斯,也许是“心静自然凉”真的管用,他没有感到多么炎热,毕竟是在室内晒不到太阳。

“大神,给你扇子。修空调的人有说过什么时候会来吗?”阿多尼斯在翻到杂志末尾的时候发现了一把很小的赠送蒲扇,上面印着附近神社夏日祭的活动宣传,他把扇子递给已经热到要狂躁化的晃牙。

“啊、谢谢。”晃牙接过扇子,干脆地扯开了领带解开上排衬衫纽扣,拎起衬衫里面穿着的短袖T恤的领口一顿猛扇,虽说是温热的风但好歹蒸发了一些汗珠带来部分凉意,晃牙甩了甩头,把手中的领带随手甩在了椅背上。

“既然这么热的话,大神你为什么不把里面的T恤脱了?”阿多尼斯看见晃牙贴身还穿着一件深蓝色的T恤觉得十分不解,这种天气就算裸着上身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反正这里没有女生。

“唔…………”晃牙挥着扇子的右手停顿了两秒钟,然后迅速地拿起凳子上的领带重新系了回去,不自然地用手指了指悬挂在墙壁上通着电却完全不制冷的空调,“修空调的那个混蛋前天就跟本大爷说马上过来修,这都过去两天了啊!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哦,可惜我不会修空调。话说大神,你脖子上是被蚊子咬了吗?需不需要药膏……”

“啊——所以阿多你今天怎么来轻音部了?”

晃牙有些慌张地打断了阿多尼斯的话,阿多尼斯偏了偏头没有在意:“是朔间前辈说有团队活动来这里集合,说起来他还在睡觉吗?”

“你来之前刚睡下不久,估计还要一会。”晃牙瞟了一眼放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口黑色大棺材,“团队活动……羽风前辈也会来吗?”

“嗯,虽然这次没有收到朔间前辈的命令一定要带羽风前辈来,但是刚才收到他的邮件说晚到半小时。”

阿多尼斯一本正经的点头让晃牙想起之前某一次团体活动的人员集合,因为收到了吸血鬼混蛋“一定要把人带过来”的命令,阿多直接把自己从二年B组的教室里扛了出来然后绑起来扔在了轻音部活室,又从羽风跟女生约会的现场强行把人架了回来。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肌肉男真可怕……

上次的团队活动是因为要出CD所以务必全员到场,而这次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

“阿多,吸血鬼混蛋有跟你说是什么事情吗?”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他手里夹着那本刚才翻阅的杂志,似乎是神崎给他的专门介绍夏季日本节日活动的杂志。晃牙前后翻了翻手中扇子上的广告,又瞟了眼阿多尼斯手里的杂志,突然想到了什么。

 “喂阿多,我们去camp吧?”

“Camp?野营吗?”

“对,叫上你们班明星他们,就去这杂志上面这个地方。”晃牙指了指阿多尼斯手中的杂志,现在正翻开的一页,上面画着几个支起来的帐篷和两个在湖边垂钓的人。

“我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大神你怎么突然想去野营了?”

“啊——最近都没有出去走动想放放风。”

嘎拉拉,移动门打开的声音引起了房间里两个人的注意,一脸春风得意的羽风薰出现在部活室门口,但是在一瞬间就皱起没有后退了两步。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里比户外还热啊!”

“羽风……前辈,你来了啊。”晃牙随意摆了摆手视作问好,阿多尼斯在一旁尊敬的点点头解释空调坏了。

羽风薰一脸不情愿地走进轻音部活室四下张望了一番:“诶?转校生呢?朔间跟我说转校生在这里我才过来的啊,而且说起来朔间人呢?”

“转校生什么的完全没有听说过啊!羽风……前辈你能不能脑子里别只想着女孩子啊?不是反礼祭的时候说要跟女生划清界限了吗?”

“不想着女孩子难道想着男人吗?而且我的确没有再招惹别的女生啦,我现在心里只有转校生一个人哦~虽然她并不怎么搭理我……”羽风薰垂头丧气地看了眼始终没有回复邮件的手机,“啊——为什么这里只有一只汪酱和一个肌肉男啊,我要可爱的转校生啊……”

“你这家伙……!本大爷不是‘汪酱’是狼!”

“好了都静下心,已经很热了。”阿多尼斯及时按住了要冲上去的晃牙,羽风前辈喜欢打趣大神的习惯恐怕是改不了了,这两人一见面就吵吵嚷嚷的,不过这也是Undead的特点之一吧,像Ttickstar那样团结友爱或是红月那样相敬如宾,就不是朔间零带领的团队了。

“切!吸血鬼混蛋还在睡觉。”晃牙哼了一声坐回位子上,“羽风……前辈有听说什么关于团队活动的事情吗?”

“嗯……听是有听朔间说过一点,说是想要找个凉快的地方进行练习。不过他好像很迟疑的样子,还是等他自己说出最终决定吧。”薰摸了摸下巴回忆了一下上午朔间零跟自己说的话,具体说了什么已经忘记了,当时他脑子里只顾着思考下午跟女生的约会该去什么地方。

“练习?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嘛,练习什么的只是表面上的理由啦~朔间其实就是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去睡觉。”薰笑着摊了摊手,“话说,这屋子不开空调也不开窗,不会觉得太闷了吗?朔间不会已经热死在棺材里所以才不起床吧?”

“那倒不会。吸血鬼混蛋的体温偏低,睡着的时候也是,之前有一次身体冷到还以为他死掉了。而且这棺材平时都照不到太阳,里面其实蛮凉快的。不过——”晃牙起身走到黑色棺材旁边,用力一脚踹在盖上,“起来了吸血鬼混蛋!这里这么热好意思让我们等吗?!”

棺材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轻微响动,一个黑色长发的人类男子打着哈欠推开棺材盖坐了起来。

“呼啊——晃……小狗~早上好——”

从午睡中被吵醒的Undead队长朔间零连打了三个哈欠,眼角还挂着小颗泪珠,他伸手推了推正不耐烦得踩在棺木边沿的晃牙的膝盖:“啊啦小狗,不管是对吾辈还是对吾辈的棺材都希望你能温柔一点啊,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东西。”

“啧,老头子你刚睡醒的时候真是迟钝的可以,快点清醒过来给我们解释下要干什么?”

“嗯?……”大脑还未清醒的朔间零有些茫然得看着一屋子的Undead队友,特别是不远处金色长发的那位,“薰君居然会来这里真是稀奇啊~”

“不是朔间你今天早上说转校生在这里有事情要说我才来的吗?诶……又被骗了吗?”羽风苦恼地叹了口气,之前似乎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被朔间摆了一道,总是不长记性啊,不过毕竟是为了可爱的转校生~

转校生?……零低下头开始回忆今天早上发生了些什么事,跳过午睡的部分和午睡之前的部分,今天除了小狗以外唯一见过的人大概就是……

“哦!吾辈想起来了,确实是转校生有事情才把各位喊过来的。嘛,严格来讲是吾辈拜托了小姑娘一件事情。”零扭了扭因为午睡不佳有些酸痛的脖子和肩膀,从棺材里出来站到了队友中间,“是有关夏日祭的事情。”

“哦~我也想起来了,朔间早上跟我说的。是去参加附近神社的……”

“吾辈打算在夏日祭之前找个凉爽的地方进行一下集训。”零难得响亮的声音打断了薰的发言,“以camp的形式,大概会和另外一个团队一起去,之前拜托了小姑娘替吾辈找露营地点,不知道各位有什么推荐的吗?”

“露营?这个地方可以吗?”阿多尼斯举起手中的杂志打开介绍河边野营的那一页。

零接过杂志认真读了一下,正在进行促销活动的新兴度假区,场地按天数租赁,帐篷可以在当地租用,其他一切东西自备,可以烧烤和钓鱼,附近还有小型游泳池。

“看上去似乎不错的样子,要是没什么异议的话吾辈去找小姑娘商议一下。”

薰表示只要转校生一起去就一切随意,阿多尼斯点点头没有反对意见,晃牙坐在凳子上侧着头没有说话。

“那就这么决定了,具体集合时间和信息之后发邮件给各位。呼啊——吾辈要继续回黑暗中沉睡一会,散了吧。”

零冲着众人挥了挥手,步履蹒跚地蹭回了棺材。薰颇具意味得望了一眼零的背影,然后说了句“我去找转校生了”离开了轻音部活室。阿多尼斯把坐过的几把凳子都归置到了原有的位置,也告了辞。晃牙一个人留在安静的部活室里,他拿起手边摊开的那本杂志仔细看了看内容,其实刚才跟阿多尼斯提起的时候只是粗粗的瞟了一眼,并不清楚这上面到底介绍了什么。

“朔间前辈,露营什么的会晒很多太阳吧……我也并不是一定要去……”

黑色的棺材已经重新盖上了盖子,晃牙的话没有人回应。

“切!啊——这破地方热死了,回教室吹空调去。”

 

众人手忙脚乱地赶在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之前搭完了帐篷,支起烧烤用的火炉和烤盘。创和仁兔在打理下午天满光和友也钓上来的鱼,阿多尼斯已经拆开一大盒昨晚姐姐们腌好的肉开始烤,香味四溢飘满整个露宿营地。安子抱着洗干净的碗碟分发给每个人,大家围坐一团开始品尝劳作之后的胜利果实。

零从躺椅上下来踱到忙碌的人群中,到处转了转检查了下帐篷是否扎得稳,烤炉的火星是不是安全,俨然一副指挥官巡视作战成果的模样。

“嗯~干得不错啊诸君。夜幕已经降临,接下来就是吾辈的时间了。”

“切,躺了一下午什么都没干的老头子不准吃肉。”晃牙从阿多手中夺过正要递给零的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

“呵呵呵,吾辈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小狗,睁大眼睛看好了哦~”

零不慌不忙地在紫色的帐篷里找到了自己的那一包行李,一个巨大的旅行袋装了不知道什么沉死人的东西,晃牙好几次都想把这袋子扔进河里。

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烟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算是吾辈送给各位的夏日礼物吧~”

绚烂无比的烟花在营地上空炸开,两股银色与紫色的火光盘旋交错着冲上云霄,在正值旧历十五的皎洁圆月旁融合在一起然后“嘭”地一声炸成无数散落的金色水晶,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中写着“HBKG”四个字母。

不过在场的高中生们被近在咫尺的美丽烟花震慑住了心魂并没有在意那几个转瞬即逝的字母,只有一双纯金色的眸子捕捉并牢牢记住了这一幕。

 

晚餐过后,在酷暑中干了一天体力活的偶像们筋疲力尽地早早回了各自的帐篷睡觉,为期四天的合宿,还不知道无法捉摸的Undead队长给他们安排了什么奇怪的集训项目。

大神晃牙最后一个洗完澡,从距离营地不远的公共浴室出来往回走。河谷的夜里比白天冷了许多,晚风吹在身上蒸发了没有被完全擦干的水珠,晃牙不禁抱起了手臂。

远离城市喧嚣的河谷夜空有不少平时被霓虹灯光掩盖光芒的星星,晃牙抬着头慢悠悠地走回营地,一个下午一直在约转校生看星星的羽风薰并没有出现在河边,倒是一个黑色长发的人坐在那里。那人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朝晃牙微笑着招招手。

“晃牙。”

“朔间前辈。”

一列帐篷都已经熄了灯,整个河谷回归宁静与安详,这是他们作为偶像终日被人气和排名压得透不过气的生活所无法感受的舒适。而和喜欢的人十指相扣躺在河边看着天上璀璨的繁星,大概是现代城市人都几乎做不到的一件事。

“出来野营真是太棒了呢~”

“嗯……”

零转过头看着目不转睛盯着天空神色拘谨一副欲言又止的晃牙,这孩子永远都是这么好懂。零不禁轻笑出声,果不其然看到晃牙别扭地扭开了脸。

翻了个身伸过手干脆地把晃牙抱进怀里,掰过那人的脸在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生日快乐,晃牙,这是送给你一个人的礼物。”

 

尾声

 

“亲了亲了!!”

“天满君安静!我就知道从神社修行突然改成露营肯定有问题!”

“诶安子原来你是这一款的吗?!”

“啊啊啊啊小孩子不要看!创亲快带着友亲去睡觉!还有光亲!”

“你们在做什么?大神和朔间前辈?这么晚了外面很冷吧,我去叫他们进来。”

“阿多/乙狩君/大个子————”

“朔间前辈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嗯?大概是栖息在黑暗中的吾辈夜之眷属的友人吧~”

“切,死中二——唔……”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03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