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速度线】愚者(十三)

接上文的一小段,写的仓促不知道意思到底能不能表达清楚……(扶额

===========正文========

【十三】


「我好像……搞砸了啊。」

关着灯的第三资料室一片漆黑,Oso背靠着书架屏住呼吸,距离自己三个书架的位置传来一下一下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就到了书架背后。

「我会死在这里吗……」

Oso在心里叹了口气。

半个小时前,他和Choro告别,从速食店出来一个人回到了资料室。管理员已经下了班,Oso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学生卡靠近保险门的刷卡器。“滴滴”两声短促的提示音表明了卡主人的特殊权限。

先前翻阅过的报纸和《校志》已经被管理员收好放回了原位。Oso熟练地从抽屉里找出了自己要的那一叠报纸,翻到了刚才引起他注意的那一面。这是十年前的一份校报,上面刊登了一则短篇悬疑小说,大致内容是说一个毫无才能的侦探为了成名自己作案自己侦破最后败露的故事。

Oso快速阅读了一遍小说内容,最后的目光落在小说作者的落款上。

小说的作者署名东乡。

「十年前的话,就是东乡课长毕业的那一年吧。呜哇,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呢……嘿嘿嘿。」

Oso的嘴角勾起一丝不可名状的诡异笑容:“这个东西还真是不能让Choro君看到啊。”那个死板又顾全大局的未来警察要是知道了这事,会直接公开控诉刑侦科甚至公安课也说不定。

“Choro君,是那个眼镜男的名字?”

“谁!?”

就在Oso折起报纸放回抽屉打算就这已有的线索查阅《校志》细节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沙哑的男中音。

Oso警觉地把书尽数塞进抽屉,平稳了一下呼吸,大声问道:“是管理员吗?我是刑侦科‘特别’级学员Oso,来查资料一会就离开。”

“啊……Oso,我听过这个名字。”那个声音不急不缓的回答他。

Oso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诡异和不善,皱了皱眉头,靠着书架小心翼翼地往走廊方向挪,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咧着嘴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Oso认得这张脸,这正是警视厅公安课的课长,也是他们刑侦科的荣誉教授东乡先生。

不用多说,东乡的出现绝不是巧合,两人对于对方的目的都心知肚明。

「好像不太妙啊。」

Oso冲东乡先生报以礼貌的一笑,然后迅速地闪身回到了先前所在的地方,从抽屉里抽出那张刊载小说的报纸。与此同时东乡已经提步追了上来,穿过并行的书架伸手要抓住Oso。身手矫健的青年一个下蹲躲过攻击,一把扬起手边的窗帘挡住东乡的视线,利用这瞬间的空当奋力跑出了资料室。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空旷的图书馆三层回荡着东乡充满威胁的喊声,他正在挨个房间搜索Oso的身影。

Oso使劲推了推紧急出口的铁门,但是门已经被锁上了纹丝不动。第三资料室位于整座图书馆的三层,而普通学生一般都只在一层和二层,只有极少数人能上来三层。紧急出口被上了锁,还能去往楼下的就只有职员用的小电梯,可Oso的学生卡并没有使用小电梯的权限。现在这样无异于瓮中捉鳖。

“可恶!”Oso用力敲打了几下铁门,试图用声音吸引二楼的普通学生,但图书馆最重要的就是隔音,这样做无非就是加快东乡找到他的时间。无奈之下只能放弃楼梯,电梯也是无法使用,至于翻窗户什么的就完全变成了人肉靶子,更是一条有去无回的死路。Oso半蹲在电梯间虚掩着的门后面快速思索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逃走,安静的图书馆此刻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对了……

“哔——哔——哔——”

正要打开一间房间进行搜索的东乡听到从电梯间传来的断断续续的电子警告音皱了皱眉,这种明显是调虎离山记的把戏,但出于三重博弈的考虑又让人无法彻底不予理会,而且如果电梯一直报警的话也会引来楼下的工作人员。简短考虑了一下,东乡选择先去电梯间看看。而就在他转身离开的背后阴影处,一个敏捷的黑影借着夜色悄然窜入了东乡正打算搜索的房间。

Oso靠着一个铁质书架坐下,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把自己的学生证卡在了电梯里的刷卡机上,让电梯不停地刷着没有权限的卡而报错,确是成功吸引了东乡的注意,而且就算东乡没有中计,一直停留在三楼报警的电梯也会引起保安室里值班员工的注意,而自己则可以趁这几分钟通过窗户向外求救。

计划虽不算完美但至少还是有实施余地的,Oso庆幸这图书馆不是建在大学的荒僻处,楼下紧邻着校园内湖,有不少情侣在四周走动。他从书架上拿下几本书,打开窗户正打算往下扔,房间门口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然后是“咚”的关门声。

“如果只是个普通学员的话我恐怕会认为这人愚蠢到使用调虎离山计,但既然是‘特别’级学员Oso君,我就不得不夸奖一句你的三重博弈论了。”东乡的声音由远至近,嘴里说着赞夸奖却听不出任何赞许意味,“如果我不去处理电梯的话就会引来保安,这个想法很不错,及格分。但是……”

Oso不禁屏住了呼吸,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就在书架背后。面前是这房间最后一列书架和雪白的墙壁,他已经被逼到了角落。

「我会死在这里吗……」

Oso泄气般的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和神经,事已至此无处可逃,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跟对方正面交锋一下。

他双手向上举起走出来面对东乡,:“老师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房间的?”

成功将猎物逼入绝境,东乡满意地停下脚步,两人相距约摸5米的安全距离。

“一个人的思维是有定式的,就像你选择了调虎离山博弈中的第三重,你逃到了我刚才正要搜索的房间,也是如此。”东乡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如果不是这诡异的气氛和地点,就像他偶尔来学校给Oso所在的刑侦科上课一样:“你既然赌了我会‘不得不中计’第一次,那你就会赌我‘不得不中计’第二次,毕竟你会藏到之间搜索过的房间的可能性要更大。”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Oso无奈地摇了摇头抛出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那么东乡老师,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呢?”

“哦?我倒是更想问问Oso君为什么要逃跑呢?如果说是偷偷进了资料室怕被处罚之类的理由我可不接受。”

这么说着,东乡从腰间抽出一把黑色手枪,漆黑空洞的枪口直指贴着墙站的Oso。

「真家伙啊……」

被这玩意对着任谁都没办法保持绝对冷静,Oso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但又不能明显表现出来,他呵呵呵干笑了几声:“老师您这是做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Oso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如果警官学院出了‘特别’级学生被枪杀在资料室里的新闻,传出去会影响声誉的吧……”

“跟我有什么关系?”

黑洞已经瞄准了Oso的额头,东乡虽然是情报科出身,但这种时候寄希望于他射击准度欠佳那就是自寻死路。

“您看,这里是东乡老师的母校,而且到时候警方查起来,包括子弹弹孔啊之类的……虽然我知道没有人敢查到公安课课长的头上,但是万一——”Oso低下头无声地笑了几下,然后抬起头露出一个跟先前的慌张害怕完全不一样的诡异笑容。

“我是说万一——有哪个想对东乡先生不利的人不小心看到了电梯内监控摄像头录下的东乡先生的影像……”

东乡有些懊恼自己竟然忽略了监控这种东西,不过:“这种东西随便就能处理掉了。”

“是吗?”Oso泰然自若得抱起双手就像完全没看到正对着他的枪口,“我虽然只是情报科系的一名学生,但公安课和警备课长久不合的小道消息也是有所耳闻,我不认为警备科的老大达友先生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我那个固执的警备科朋友Choro君,也一定会把我的死因调查到底的,他可是已经知道了关于刑侦科的一些小内幕了哦。”

听完这一番话,东乡沉默着思考了片刻,最终放下了手枪。

“你想要什么?”黑暗中东乡凶狠的眼睛死死盯着这位将了他一军的年轻学员,“大学女生失踪案的真相?”

“那个案子的真相我应该已经基本猜对了,两个女生都死了,作案者应该是刑侦科的副主任中井老师吧。当然了,也是受您指使。”

“呵,你答错了,那家伙是个叛徒,给我平添了不少麻烦。”东乡一声冷笑,Oso提起的人名让他非常不悦。

“哦?怎么说。”

“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查。”

“嗯……我对分支剧情其实并不感兴趣呢……”Oso无所谓地摊了摊手,“我要的只是达成‘让东乡先生知道我在调查他’这样的条件。”

“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东乡先生现在有把柄在我手上,还不能杀了我灭口,所以必须得满足我一个愿望——这样的意思吧?”Oso歪了歪头,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东乡听懂了Oso话里的意思,这位年轻的学员要比他想象中可怕的多。大张旗鼓地拉拢警备科学员调查女生失踪案,还向外透露刑侦科破案率的内幕,没想到最终目的竟然就是把自己引出来。

“今晚的这一切,不,包括之前你对这个案子的调查,都是你事先计划好的?”

“哈哈哈哈哈,我毕竟是这一届刑侦科的‘特别’级学员,要是连学校周边的餐饮店哪几个是情报员这种事情都查不到,我怎么担得起天才之名呢?那个咖啡店的服务员女生,速食店的收拾桌子的大妈,奶茶店做可丽饼的青年……”Oso掰着手指头数起来。

仿佛立场倒转,Oso已经完全抛弃了一开始伪装出来的任人宰割胆战心惊,作为一个布局者,他正在享受将军对手的快感。而一开始追击猎物的东乡此时却成了落入陷阱的愚犬,作为在公安课任职多年的老将,他久违的感到身体僵硬呼吸急促。

“你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我想要东乡先生的任职钦点,以我的学分我可以在明年毕业,然后直接进入公安课工作。”Oso短暂地收起嬉皮笑脸,严肃提出这一棋局的最终目的,“不要问我进入公安课有什么目的,就当我愿意为情报事业奉献一生。”

国立警官大学虽说是培养警视厅官员的专门院校,但也并不是每一个学员毕业后都能进入警视厅的,就连“特别”级学员也不例外,这里牵涉到一些官场名利或者财团操作的问题。而受到课长钦点的学员,则可以视作毕业直升。

“你就不怕出了这栋楼我就杀了你?”

“啊啦,老师,您应该为您有了一名优秀的部下而高兴。”

Oso说笑着朝比自己身份地位高出许多的中年人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然后往房间外走去,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磁卡,“职工磁卡这种东西我当然是有的啦~”

“话说——其实我一直挺担心一点的,如果来追杀我的不是东乡先生而是您派来的某个人的话。”站在房间门口,Oso又回过头补充了一句,“不过您恐怕也是担心像中井先生那样‘背叛您放跑目标人物’的事情再次发生吧~”

天才新生名不虚传,他什么都知道。

东乡站在原地苦笑着摇摇头,这次就算是认输好像也不是那么不甘心。他举起手中上了膛的枪,对准离去青年的腿扣下了扳机,被消音的手枪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黑洞般的枪口冒出了一丝火星,被打中的青年随之倒地。

“给你一个让你的警备科好朋友停止调查的正当理由。不用谢。”

匍匐在地上的青年咬着嘴唇忍着腿部的剧痛,投向东乡的眼神锋利骇人。被恶狠狠盯着的中年人只是带着绝对力量所有者的冷笑姿态,从青年的头顶跨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