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速度线】愚者(十二)

剧情需要,杜撰路人有


【十二】

这一届辩论赛有一个敢跟刑侦科前辈叫板的警备科新人——以这样的评价,Choro在国立警官大学出了名,为此他还被警备科的主任喊去了办公室谈话。

“你在辩论赛上表现很出色,但是,我们警备科一直以来就充当着保护与维持稳定的作用,这不单指治安人身的保护,也包括维护这所学校的‘制度’与‘规矩’。你是新生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以后的行为要牢记自己的立场。”——主任说了这样听不出是不是批评的话。

每个地方都自己独特的‘规矩’,很快Choro就明白了国立警官大学的‘规矩’。刑侦科与法律科在学院拥有绝对地位,各种政策机会都优先倾向于这两个科系的学生,同一科系的班级按个人的评分等级划分并排序,优等专业与次等专业、前辈与晚辈、高评分与普通学员之间界限森严,可以说堪比军队的等级制度。

而Choro所在的警备科,处于这所学校的食物链底层,这就是为什么他对刑侦科前辈发出挑战会引起着巨大的反响了。但当事人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关于这些的自觉,所以他也不知道在舞台下向自己打招呼的红衣青年,是刑侦科的天才,所谓的食物链顶端。

 

『呀,你好Choro君,我叫Oso,可以交个朋友吗。』

如果多年以后Choro有机会把自己的生平写成一本传记的话,他一定会花一笔重墨来记述这句话。他曾经假设过很多次,如果当时没有伸手握住对方示以友善的右手而是选择礼貌地回绝,他们两人的人生轨迹是不是会发生改变,二十年后的现实结果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

然而即使给Choro一个回到当初的时光机,他依旧会选择握住Oso的手,因为失去这二十年的共同回忆,比失去对方更为可怕。

不过二十年前的Choro无法猜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结识了一个拥有共同兴趣并且能力出众的同伴——直至大二第二学期发生了那件事情。

 

国立警官大学校图书馆第三资料室。

冰冷整齐的铁制书架旁,穿着一件白衬衣斯斯文文的瘦弱男生推了推鼻梁上并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不满地瞟了一眼在他左边席地而坐的青年。他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校志》正在翻看,旁边的空地上堆着老高的报纸,坐在地上的青年正在一份份旧报纸里快速筛选需要的信息。

“校志和旧报纸并不是能随便查阅的,我们的时间有限。”认真的警备科大二生Choro,一边快速的翻看着手中的《校志》,一边用笔在白纸上抄录有用的信息,因为部分内容牵涉机密,不能影印与拍摄。

《校志》与每个季度由宣传科制作并公开发行的校内杂志不同,是档案科主任指派专人收集编写的校内事件纪录,里面不但记录了普通学生日常接触到的各类活动与重大新闻,也包括了一些比较偏门的小事情,这些事情要么就是太过渺小不受人重视,要么就是被划入了一定的机密层级不能公开,可以说只要是在国立警官大学发生的任何事都记录在册,事无巨细。

而在这所有着严格等级制度的半军事化管理的学院里,《校志》的查阅也需要有一定的权限,除了各科教授主任,学生里可以获得这种权限的,大概只有负责机密管理的档案人事科、培养未来检察官的法律科以及训练情报探案人员的刑侦科,这三大科系里能力评级为“特别”的那几个人了。

坐在地上在摊开的铅字之间迅速浏览每一页大小标题的青年,正是刑侦科的“特别”级学员,大二生Oso。他们两人在资料室里已经呆了约有5个小时。

“呼——好累,这报纸记的东西都太表面了,你有那查到什么吗?”

“暂时还没有。”

Oso伸了个懒腰,把手中的半沓报纸拍在地上,撑着双手站了起来:“走,去吃东西。”

“一会就不让进来了。”戴着眼镜的青年皱着眉头专注地翻着纸质文件。

“好啦~你查这些东西没用的,听我的,先去吃饭,我好饿~”Oso伸手搂过Choro的肩膀,夺过他手中的册子扔到书架上,强拉着固执的青年离开了资料室。

他们是下午2点进去的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大半,Oso听到自己肚子咕噜噜地叫唤,食堂已经关了门,两人在图书馆附近的速食店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老板,牛肉盖饭一份~哦不,两份。谢谢!”Oso笑嘻嘻地点了菜,与他截然不同的他的同伴脸上挂着浓重的忧郁以及任谁都看得出来的满腹心事。Oso伸手掐了掐Choro紧绷的脸颊,“放轻松~先吃饭不要去想那些。”

Choro拍掉了对方的手,举起一旁的冰水一口气喝了半杯,总算是感觉放松了一点:“哈……我怎么能不想啊,出事的又不是你们科。”

“啊啦不要这么说嘛Choro君,虽然出事的是警备科,但我不是也一直在陪你调查嘛~”Oso不甘示弱地又把手伸向Choro的脸颊,瘦不拉几的真是不好捏,“你多吃点东西啊太瘦了手感真不好。”

Choro没有理他,双手撑起下巴开始在脑中整理这两天在资料室里查阅到的信息,十年来的学院大小事项,过滤掉明显无关紧要的,剩下的也是千丝万缕摸不到头绪。

 

事情的起源是一个半月前警备科发生的一起案件。Choro班里的一位女同学突然自杀,而与她同宿舍的另一位女生同时失踪。

这起案件乍一看非常简单,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凶手杀人后伪造自杀自己逃逸,另一种是死者杀了室友抛尸然后畏罪自杀。警方立案一个月后,采用了刑侦科副主任中井先生的推断作为破案结果,即第二种可能性,理由是以现在的通缉包围网,一个大学女生想杀人后逃之夭夭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警方找了一个月都没有找到失踪女生的下落,也没有见到什么无名女尸,所以尸体有可能是被彻底销毁。

至于杀人动机,据说是因为两个人喜欢上了同一个前辈引起的情杀,虽然一直都没有哪一个高年级男生出来认领这件事,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前辈还一度被大二女生视为渣男,狠狠批判了一番。

“我就是那个渣男呢……”

Oso的这句话差点没让Choro当场喷出口中的咖啡。

“但是这件事其实另有隐情,死去的女生是个同性恋。”Oso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还曾经拿美工刀警告我远离那个失踪的女孩子。可是美工刀根本伤不了人不是吗?”

“重点是美工刀吗?!”

“Choro君nice吐槽!”Oso闭起一只眼比了个赞的手势。

Choro飞过去一个白眼,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和精装书:“别搞笑了,到底怎么回事?”

“啊……那个失踪的女孩子,她跟我告白过,Choro君对她有印象吗?”Oso拿过Choro面前深褐色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沉默了一秒钟,然后向服务员要了一杯红茶。

这是距离警方宣布破案的一周以后,Choro接到了Oso的电话,约他在学校旁边的咖啡馆见面。

“同班同学当然有印象了,姓麻里。”

“是嘛,Choro君真是个温柔的人~”Oso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被不远处的服务员用眼神提示了一下,悻悻地丢到了桌上,“我所认识的那孩子啊,是个很不起眼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谁都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包括家人。”

Choro认同地点点头:“我记得麻里同学和家里关系很不好,她失踪以后只有她母亲来过一趟学校,而且非常冷漠好像不在乎找不找得到一样。”

“没错,不但家里人,她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朋友。这样的一个人,是不是很适合作为一个‘失踪’的人选呢?”

“什么意思?”

Oso往红茶里倒了小半杯牛奶,然后用勺子搅拌了一下,又加了一包糖。Choro惊讶又深思的表情让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我刚才说过吧,死去的那个女生,喜欢她的室友麻里君,知道了麻里君跟我告白,跑来叫我离她们远一点。”Oso耸耸肩,“可是我对那孩子完全没有那方面的兴趣呢,不过也因此我才能知道这个案子不那么简单。”

“不要再卖关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Choro着急的表情也很可爱呢~Oso不自觉得咧着嘴笑起来:“警方给出的情杀动机是不成立的,所以这个案子的断案结论一定有哪里出错了。我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刚才说的,作为‘失踪’的人选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没有被杀,那她会去哪呢?作为一个大二的普通大学生,是怎么躲避警方一个月的追捕呢?”

“有警局内部的人在帮她。”Choro马上给出了答案,“可是为什么是她……”

 “嘘……Choro君。”Oso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身体前倾靠向桌子对面的Choro,压低了声音:“作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她的‘失踪’对还‘存在’的人不会构成任何的影响。所以她只要做到‘失踪’就好了,并不需要什么原因。”

Oso顿了顿,朝正向他们走来询问是不是要续杯的服务员摆了摆手。

“有人需要达成‘女大学生失踪’这样一个结果,而她就是不错的人选。至于自杀而死的那个女生……既然有案子,就一定要找到凶手,死亡是最好的封口方式。”

Choro理解了Oso的意思,他皱紧了眉:“谁会做这种事……”

“刑侦科有一个传言。”Oso的声音低得听不见,Choro干脆坐到他旁边的位子,两个人凑在一起就像说悄悄话的高中女生。

“这所学校专门培养未来警视厅的各级官员,这个你是知道的吧。现在公安课的课长东乡先生就毕业于这所学校。而刑侦科之所以名声在外,是因为它每年都保持着极高的破案率。破案率从何而来,天下太平治安稳定,哪有那么多案子可以破?”

“所以,你的意思是……”

Oso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然后把头扭向透明玻璃窗外:“以上都是我的自言自语,Choro君。”

Choro了然地点点头。

“警备科之所以会成为学院食物链底端,就是因为这所学校经常出一些大大小小的案子,警备科作为保卫科系工作不到位承担了不少责任,日渐被排挤。所以Choro君,有兴趣调查一下吗?”

 

从那天开始的这一周,Choro都在调查这件事情。他私下拜访了一些不同科系的前辈,因为去年辩论赛掀起的一波风浪让他小有名气,又是在刑侦科“特别”级学员Oso的引荐下,前辈们大多接受了他的提问,虽然答案几乎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也可能是老练的前辈们听得出Choro话里的旁敲侧击,用更加巧妙的方法绕过去了。

徒劳无功了五天以后,Oso提议可以去查查《校志》的记载,并慷慨提供了进入资料室的权限。结果事到如今……

“你为什么说查那些东西没用?”

“Choro君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却笨的很可爱呢~”Oso侧着头笑眯眯的看着旁边一本正经质问他的青年,“连你都能看的《校志》,怎么可能有什么重要线索?”

“那你还提议我们去查?”Choro有些生气的瞪了一眼Oso。

“因为我很喜欢认真调查的Choro君,想多看一会~”Oso接住向他挥来的拳头,抛出一句嫌告白太少,嫌打趣又太多的话。Oso平时说这种话的次数不算少,不过Choro的脸还是微微红了起来。

牛肉盖饭适时得上桌,两个人分开纠缠的双手埋头吃了起来。

他们从认识到现在不知不觉也已经过去了一年半。

辩论会结束后,Choro先回了趟宿舍放东西,然后跟新结交的朋友出去吃了顿夜宵。新朋友自称Oso,刑侦科的大一新生,很喜欢Choro在辩论会上发表的观点。

“我也觉得不管什么工作,归根结底是要满足个人的需求。”那人这么说。

“但其实我本人不是持这个观点的,只是为了辩论赛。”即使知道对方会尴尬,Choro还是如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一般来说既然选择了警备科,肯定是偏向集体主义吧。”

“这样吗?Choro君还真是一个为全局着想的人啊。哈哈哈。”那人挠了挠脑袋,果然尴尬了。

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话题,Choro干脆开始喝酒,他的酒量很差,末了醉倒在居酒屋,新朋友送他回的宿舍。Choro的室友作为档案人事科大二生认出了这位小有名气的刑侦科“天才新人”,对于他的出现表示了不小的惊讶。

在那之后,Oso没事就会打电话约Choro,对方喜欢看书,就一起去图书馆,或者找个咖啡厅喝喝下午茶,或者一起去打个棒球钓个鱼。

Oso的第一次类似告白出现在认识的第三天。

“刑侦科的超级新生为什么会想跟我这个食物链底层的学员做朋友?”

“啊……一见钟情吧?”

“哈?!”

因为太过随意,谁也没有当真。

Choro知道Oso是个怎样的人,他智商极高思维极其活跃,不然也称不上天才之名,可是如大多天才一样生性散漫,每天念叨着毕业以后还是宅家里当NEET比较好。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只有关于情报的部分可以相信。

虽说初识的时候有了一点小尴尬,三观也并不是那么对的上,但意外的还算有话题聊,而且两人都对悬疑的事情感兴趣,国立警官大学时不时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刑侦科没能解决掉的部分,Oso会拉上Choro一起去调查。久而久之,学院里有人把他俩比作了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和华生,对此Choro意见颇大,认为他们并不是侦探和助手的关系,而Oso则是随性的一笑了之。

吃完牛肉盖饭,Oso问老板要了一碗味增汤,放在Choro的碗边:“Choro君,我们在一起破了几个案子了?”

“五六个吧,怎么了?”

“没什么,你慢慢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唔……”

Choro扒拉着碗里还剩的半碗饭,疑惑地目送Oso离开,这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行动的时候提前离开过,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吗?等下!Choro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位子上蹦下来冲出速食店。Oso不在他没有办法进去资料室,但门外早已没了那个走路喜欢插着口袋左右摇晃的人。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