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ES零晃】恶作剧(短篇完)

被安利了游戏入坑,零晃好萌好好吃!!上个活动为了肝狗狗工作都荒废了(?

春季学期过后的暑假小故事,两人处于没有交往但互相有意识的阶段。

总之是甜的~


======正文=======

零晃--恶作剧


豪华的私人别墅,静谧的夏日午间。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香甜的气味,乙狩阿多尼斯和鸣上岚正在烤制今天下午茶用的甜点。濑名泉百无聊赖地坐在泡在游泳池里回想着早上被游木真挂掉的电话,岸边羽风薰披着浴巾正和几个女仆有说有笑。

这时,从二楼走廊深处传来一声怒吼,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暴躁的脚步声,然后只听“咚”的一声巨响,惊得正在瑜伽球上午睡的葵日向失去平衡掉了下来。

“喂!吸血鬼混蛋给本大爷滚出来!害怕得躲在棺材里不敢吭声了吗!啊?!”

大神晃牙怒气冲冲地踹开房门,一脚踩在横趟在房间左侧地面的一口黑色棺材上。

“出来!给本大爷解释一下!”他用力踢了几脚棺材,但棺材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一脸焦躁的银发男生蹲下来想用手掰开棺材盖子,无奈上了锁,蛮力并派不上什么用场。

“唔啊——谁这么吵……啊,果然是小狗君。”

房间右侧另一个贴墙放置的棺材缓缓打开,里面坐起来一个人——要是在漆黑的夜里见到这幅场景,胆小的人恐怕会被吓一跳,不过对这种情形早就习以为常的大神晃牙知道,“诈尸”的这位迷迷糊糊的黑发高中男生是他的同班同学朔间凛月,而自己正想用力撬开的这口棺材属于他的哥哥朔间零。

朔间零是大神晃牙所在偶像团体Undead的队长,也是他所在社团轻音部的部长。

“是个自称吸血鬼的混蛋中二老头子。”——来自大神晃牙的评价。

“你哥是不是睡死了啊,这样都不肯出来?”晃牙说着又踹了一脚棺材,“哼!躲在里面也没用的!对本大爷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还想逃吗!”

“嗯?……过分的事……对你……”凛月左右晃了晃身体,想把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另一半意识拉回来,突然听到了什么关键词,眼睛募地发了光,嘴角扯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哎呀,这才是哥哥计划的刚开始呢~”

“什么!他居然还是有预谋的吗?”大神也同样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还以为这家伙只是闲来无事心血来潮开个玩笑,原来是有计划的?好你个吸血鬼混蛋,原来还预谋了其他的事吗?我最近一定要小心……

“诶……这种事情怎么样也不可能是临时起意的吧。呼啊~”半躺在棺材里的少年打了个哈欠,一大早的得到这种消息,虽然被打扰了睡眠也无所谓了。他把头靠在翻开的盖子上,兴致勃勃地——虽然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过熟识他的人知道这绝对算得上是高tension了——冲大神晃牙招招手,“大神君,来来来这边。”

“啊?吸血鬼弟弟什么事……”晃牙站起身走向房间的另一边,对上凛月亮闪闪的双眼心中一个激灵,朔间凛月虽说平时一副永远睡不醒的乖宝宝样,其实跟他哥哥一样,切开都是黑的!

“我说,感觉怎么样?“凛月拉过晃牙的手臂让他在地上坐下,然后抱起睡觉用的枕头垫在木板与手臂之间开始八卦。

“哈?什么东西感觉怎么样?”

“就是哥哥啊,哥哥做的过分的事。”

“你看我这样子就知道我相当生气吧啊?”

“哈哈哈哈,生气之外呢?会不会太甜了?”

“甜?完全——没有!”晃牙思考片刻,然后一口否定。 

“诶~是说这样还不够吗?下次应该……”

晃牙看到凛月若有所思地低下头自言自语,一副早就知道他哥哥干的好事的样子,甚至是主谋也说不定!又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一时怒气冲上大脑,一张脸憋得通红,想伸手揪住凛月的衣服好好拷问拷问他,但又不敢,要是被朔间零那个弟控知道他这么做的话,以后的日子只会比刚才发生的事情糟糕一万倍。

没有办法讨伐弟弟,继续找那个老头子算账吧。晃牙站起身,在不大的宿舍房间四下搜寻有没有什么可以开锁的工具。

 “哦对了,哥哥他不在哦,棺材是空的你再怎么折腾也没有用的,小狗君~”

正在晃牙估测棺材的重量思考要不要整个翻过来让吸血鬼混蛋感受一下什么叫天旋地转的时候,混蛋的弟弟懒懒的声音传来。

“你不早说?!”

让人火大的兄弟俩!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那家伙的动向我才不关心。”这么说着,吸血鬼弟弟又钻回了他的“睡床”。

大神晃牙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朔间兄弟的房间。一出别墅的大门,八月份的大太阳火辣辣得照在他的脸上,晃牙下意识地眯起金色的双眼,伸出一只手遮挡了一下扰人的阳光。

“这家伙,这么大太阳的不在房间睡觉跑哪去了?发病了怎么办……”

 

现在正处于暑假期间,为了备战下一学期更加密集的偶像活动,梦之咲学园的偶像团体们自发地组织了合宿。

Knight的合宿地点由小少爷朱樱司提供,是位于避暑圣地轻井泽的一处私人庄园,联座别墅清晰地区分了住宿区和餐饮区,一楼是大型游泳池,两栋别墅之间有一个绿树成荫的小花园。除了Knight的四位团员,一同受邀的还有朔间凛月的哥哥朔间零所在的团体Undead成员,以及零作为部长的轻音部的部员2wink的双胞胎两兄弟。

所谓合宿其实也就是一群人在一起过暑假,每日各项训练由各自的队长自行安排,而这三个团的队长……

双胞胎就不去说了,Knight的代理队长濑明泉,他要是能把放在隔壁Trickstar游木真身上的注意力分一半过来就该谢天谢地了。更何况本身Knight的信条就是以个人表演为主,这几个人之所以会聚在这个别墅里,八成也是冲着朱樱家提供的免费服务以及不远处的度假海滩。

至于Undead的队长朔间零,自称吸血鬼,是个夜行体质,白天几乎见不到人,也没有对队员做什么硬性要求,基本是放任大家自由行动。

“虽然和预料的集训有些出入,但也算加深了teammate之间的感情呢。”

在小花园纳凉的朱樱司端起桌上刚刚泡好的红茶喝了一口,还没来得及放下杯子,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狂躁的声音。

“喂,Knight的小少爷,见过我们队长吗?”

回过头,只见Undead的“狂犬”站在小花园的入口处,双手叉着腰一脸不悦地询问他。

“朔间前辈的话,上次见到他已经是前天dinner了。”司回忆了一下这位神出鬼没的前辈,合宿已经进行了一周,似乎只在一开始作为别墅主人跟他说过几句话,再之后就几乎没见过。

“大神前辈,坐下来喝杯milktea吗?现在这么热,等下午再去找吧。”

“不喝了,我找那个混蛋去!”晃牙猛烈地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朝餐饮区域走去。

“怎么好像火气很大的样子……”司望着晃牙急匆匆的背影,用勺子搅了搅倒入杯中的牛奶,“果然前辈们都很interesting呢~”

 

大神晃牙推开厨房门的时候,阿多尼斯正戴着厚实的手套从烤箱里取出刚刚烤完的蛋糕。

“小阿,你知道零……什么味道,好刺鼻啊。”晃牙的嗅觉特别灵敏,新出炉蛋糕的浓郁香气刺激得他不满地皱眉。

“晃牙来得正好,这是岚君想出来的新配方蛋糕,加入了一点桂花磨成的粉,我从来没吃过这种口味。一起来试试?”阿多尼斯把蛋糕放在碟子里端到房间一侧的桌子上,岚拿着打蛋器在制作台上混合面粉与蛋液。

晃牙走到桌边仔细端详起来,浅棕色的杯装小松糕,其中有一个蛋糕上面放着一颗精致的心形黑巧克力,应该是出自Knight那位的鸣上岚。

“桂花粉?什么鬼东西……”晃牙从来没有弄懂过鸣上岚的品味和追求的美,不过既然小阿这么说了,晃牙拿起那块有黑巧克力的,习惯性地咬了一大口。

“这……什么啊!!”

晃牙一声大吼,在厨房里四处乱撞:“太咸了!!快给我水!”

“咸?……桂花粉是咸的吗……”阿多尼斯见晃牙这么大反应,也拿起一块吃了一口,自觉味道还蛮好的,桂花粉的独特的清香混合着原来打底的巧克力甜味,这种口味对晃牙君来说算是咸的吗?

“这口味太怪了,本大爷吃不太咸了!!”晃牙随手拿了一个杯子转开自来水把手灌了一大杯冷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

“哈哈哈~果然是大型犬类不能吃太咸吗?”鸣上岚掩着嘴轻轻笑起来。那块装饰着黑巧克力的蛋糕放的不是糖而是好几倍的盐,果不其然看到了大神君这么有意思的样子,听那个人的话果然没有错~

“本大爷不是狗,是高贵的狼!”

“但是狼也是犬类的……”

“小阿你哪个队的?”

“好啦好啦~吃不惯那个口味的话,我正要烤华夫饼,大神君要留下来一起品尝吗?”岚把手里搅拌好的面糊倒入专用华夫饼机的方格型容器中,盖上开火,“大约5分钟就可以吃了。”

大神揉了揉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想起中午因为吸血鬼混蛋而被浪费的中饭,说起那家伙……

“被刚才一折腾的我差点忘了,小阿。你知道混蛋零去哪了吗?”

“队长吗?我已经一整天没见过他了。”

“Knight的那个呢?”

“真是讨厌啦~人家叫岚~A、ra、shi~”岚不满地嘟了嘟嘴,“我见过哦,就在刚才透过这扇窗户,我看到他垂头丧气地从这里经过然后下楼了。”

垂头丧气的朔间零?!

Undead成员大神晃牙和乙狩阿多尼斯同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那个样子的朔间前辈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大神君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现在找都找不到他。”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一股莫名的烦躁又涌上晃牙心头,“算了我不吃了,找他去。”

“诶~马上就烤好了呢,人家还给大神君泡了咖啡。”

“不要跟本大爷提‘咖啡’这两个字!!”

“怎么了这是……”阿多尼斯茫然地目送晃牙大步流星地离开,顺手抓起桌上盘子里一块吃了一半的小松糕咬了一口,“呜啊!这是什么……好咸……”

 

这之后大神晃牙把整个私人庄园翻了个遍,都没有见到那个该死的一头黑色卷发的老头子。

是不是在哪里被太阳晒蒸发了?混蛋吸血鬼。

“哈喽晃牙,怎么出了一身汗,一起游泳吗?”

同队的羽风薰趴在游泳池边的靠椅上喝着橙汁,一旁是朱樱家的女仆在帮他按摩,真会享受啊这家伙!

游泳池里还有一个躺平飘在水面上的灰色头发小鬼,好像不是小鬼是Knight的前辈?叫什么来着?算了反正都是没办法交流的人。

晃牙冲薰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别墅。

时近下午两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晃牙没有吃中饭,忍耐酷暑的能力比以往下降了许多,有点后悔没有吃几块华夫饼再出来。他的脚步渐渐放缓,踱出朱樱家的私人庄园,漫无目的的在林荫路上往前走,这条路一直通向海边沙滩。

见不得光的老头子吸血鬼与阳光海浪追逐青春的沙滩,真是完全不相容的两样事物,所以晃牙也没有想到,让自己花了一个多小时好找的人就坐在沙滩边的一块黑色大礁石上。

看到那个穿着白色T恤黑色长卷发随风飘扬的背影,晃牙就觉得一股莫名的怒意不打一处来,他狂奔向那个背影,松软的沙子限制了狂犬迅捷的速度,一步一踉跄的显得也不是那么帅气。

“混蛋吸血鬼!老子终于找到你了!!”

晃牙手脚并用几步就爬上了大礁石,伸手揪住原本安详地看风景的少年。

“……呀,小狗。”被拎起衣领的人冲晃牙微微一笑,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你怎么……这么没精神一点都不像你啊。”晃牙疑惑地放开了朔间零,这混蛋现在一点都没有“暗夜大魔王”的霸气,更像是一株蔫了气儿的黑色蔷薇。

“哈哈,太阳……晒多了……有点头晕……”

“你是笨蛋吗……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干嘛跑出来?还来海边晒太阳吹海风?脑子进水了吗?”

“啊……脑子里的确进了些奇怪的东西,吾辈想让咸涩的海风把那个东西吹散,但是好像失败了。”

零有些尴尬地眯起眼,他原本有些沙哑的嗓音因为身体的虚弱变得更为低沉而且轻微,一不小心就会被喧嚣的海风盖过去。

“啧,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回去了!”晃牙扶着零挪动到礁石边,自己先跳了下去,然后背朝零蹲了下来,“来,本大爷背你。”

“小狗真是一条忠犬呢~”零呵呵呵地笑了起来,被晃牙强拽着手臂趴伏到他的背上。晃牙背着他,一步一晃地走在沙滩上,耳边是呼啸的海风,头顶是激辣的烈日。

“小狗,汝始终陪伴在吾辈身边的理由,是什么呢?”

“哈?干什么突然问这个。”

“汝会不会因为午间的那件事而恨吾辈?”

“废话!我就是来找你算账的,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以后再说吧。”

走出沙滩区,晃牙踏上了坚实的水泥路面,喧闹的游客声也随着与沙滩的距离扩大渐渐抛在身后,通往朱樱家私人领地的狭长林荫路,平时没有人或者车经过,此时安静地只能听到晃牙的脚步声。

“混蛋吸血鬼?发出点声音啊,不然我会以为你死了。”

“呵呵,小狗。不,狂犬。吾辈知晓梦之咲学园的一切,所以吾辈能能感受到,汝的不甘、憎恨,也能看到汝的活力、冲劲,汝应该有光明鲜亮的未来,而汝却选择了Undead,注定漆黑无光,藏匿于夜色。”

“我让你发出声音不是让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的脑细胞被太阳蒸发了?”晃牙不满地向身后侧过头,他能感觉到背上那人的虚弱无力,说话气若游丝,整个人没有任何支撑点得趴在他的背上。

“狂犬,汝应该去更光明的地方。”

“哈?更光明的地方?吸血鬼混蛋,不,朔间零你听好了啊,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留在Undead的?光明是什么东西?本大爷才不在乎。Undead是因为你的领导呈现出现在的状态,什么注定漆黑,只要你愿意站上最高最亮的舞台,即使你这老头子被光芒照射的只剩一层躯壳了,我也会背着你爬上去!不单是我,小阿,薰他们都是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小狗有时候坦率地真是让人觉得甚是可爱呢,怪不得吾辈的脑中会跑进奇怪的东西,中午……才会做那样的事。”

“啧,闭嘴睡一会,我让小少爷给你叫医生。”

大神晃牙觉得背上人的力气渐渐地被抽干,他焦急地加快了往回走的脚步。朔间零身高179,比晃牙还高了5公分,体重也更重了一点,不一会晃牙就走的满头大汗。但他想要保护手中这束脱了水的黑色蔷薇,让它重新焕发妖艳邪恶的美丽,这是晃牙所痴迷的美。

晃牙扶正了摇摇欲坠的零的身体,咬紧牙关跑了起来。

 

“吵死了谁又打扰我睡觉啊……嗯?小狗君?哥哥?还有司?”被第二次打扰了午睡的朔间凛月不耐烦地直起身体望着闯入房间的一干人。晃牙背上背着紧紧闭着双眼的哥哥,司一脸紧张地跟在后面打手机,还有两位女仆紧随其后。

“不要这该死的棺材!床呢?凛月?”

凛月指了指被竖着支起来靠在墙角的席梦思。

“啧!来搭把手。”大神晃牙用脚踹了踹席梦思,腾出半只手招呼两位女仆帮忙一起把床放平。

“还是换个房间吧,楼上有收拾好的空房。”司结束了打给私人医生的电话,凑过来跟晃牙提议。

“但是这混蛋弟控说生病了要见弟弟啊!”

两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半眯着眼睛随时要睡过去的凛月。

“……”因为是一样的病所以需要我在场告诉医生怎么回事啊……凛月无奈地叹了口气,“嗨嗨,知道啦,我起来就是了。”

等到众人手忙脚乱地把零安顿到客房,又让私人医生诊断,挂了盐水,零安静地进入睡眠以后,已经错过了晚饭时间。一天没有吃东西还到处东跑西跑,又因为担心零的病情神经紧张,晃牙的体力终于在送走医生以后彻底崩盘,一头横栽在客房的沙发上。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凛月把他叫醒吃东西。

“给你带了点面包,快吃吧。”

来自同班同学的关心让大神晃牙感激不尽,接过已经被拆封的面包不假思索就是一大口。

“呸!好辣!”

相信黑切黑的吸血鬼弟弟会这么善良,小狗君你还需要更多的磨练。

“哈哈哈哈哈,我把抹茶陷换成芥末了,算是给被哥哥玩脱了的恶作剧画个句号吧~”凛月大笑起来,然后递给晃牙一瓶橙汁,“这个没开封过的,放心喝吧。整蛊已经结束了~”

“整蛊?恶作剧?凛月你在说什么啊……” 

“咦?就是今天一整天对小狗君进行的整人计划啊。小狗君就不觉得今天吃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吗?”

晃牙一头雾水,摇摇头。

“诶???可是岚君明明跟我说你吃了他做的超咸味蛋糕了啊。”

“我是吃了啊……什么桂花粉味的,超难吃!”

“那个就是恶作剧的其中一环啊!小狗君你是有多迟钝!从今天一早你房间的断水,坏掉的自动贩卖机,以及你喝的超甜味可乐,还有哥哥的装病——虽然他玩脱了现在真病了,本来打算晚上演一出病入膏肓生离死别吓你一下的。”

“哈?????恶作剧!?!?”

大神晃牙觉得自己的智商和感情受到了欺骗,他蹭一下站起来冲到朔间零的床边,伸手要把病床上安静睡着的人拎起来暴打一顿,但是看到那人苍白的肤色和打着点滴的手背,捏紧了的拳头挥在空气里。

“我还以为小狗君发现了呢~”

凛月耸了耸肩膀,周密的整蛊计划失败了让他不太开心,这关系到之后举行的试胆大会和百鬼夜行的恶作剧能不能顺利进行。但是既然大神君迟钝如此,不管什么整蛊在他身上都达不到预期效果吧……等下,那中午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小狗君,如果你没有意识到恶作剧的话,那哥哥中午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啊……那是……”晃牙有些支支吾吾地别开了眼。

 

几个小时前,午饭时间,餐厅。

“啊啊啊啊,混蛋贩卖机怎么没反应啊!我要跟朱樱家的小少爷好好去说说。今天还真是倒霉!”

暴怒的Undead“狂犬”大神晃牙一拳敲打在餐厅后门处的自动贩卖机上,里面放置的瓶瓶罐罐被震动地左右晃了晃,然而并没有一瓶从出口掉出来。

今天从早上起床就非常的不顺。

因为前一天晚上和薰还有Knight的几个人玩游戏玩到深夜,本想今天好好睡到下午,结果不到十点就被隔壁莫名其妙咚咚咚的锤墙声音吵醒。“该死的吸血鬼兄弟大早上的不应该在棺材里装死吗怎么这么吵?!”

——那是哥哥在拆卫生间的水管。

被吵醒后再也睡不着,晃牙只能放弃睡懒觉的念头,打算洗个澡然后去找薰聊一聊昨天没完成的游戏关卡。

哗啦啦,冲湿了身体,刚打算往头发上抹洗发露,停水了。

——现在你知道是为什么了?

——啊,该死的吸血鬼混蛋。

晃牙先是茫然了一阵,然后在浴室里对着空空如也的莲蓬头发了一顿脾气。

——还好我还没来得及抹洗发露。

——真可惜,哥哥水管拔早了。

——混蛋……

胡乱擦了下身体,晃牙黑着脸抱着换洗衣服走出卧室,小少爷你家的别墅不靠谱啊,还是去游泳池洗澡吧,顺便游个泳。

——游完泳以后太饿了,我就去了二楼餐厅,结果我最爱吃的咖喱牛肉乌冬居然没有了!!只剩下一些沙拉面包什么的。

——嗯,因为哥哥提前把肉类的都买了送去给乙狩君吃了。

——…………

晃牙最终无奈地买了两个肉松面包离开了餐厅,经过后门的自动贩卖机时,想了想打算买罐冰可乐。

——现在我知道是谁把贩卖机的出口堵住的了。

——不小狗君,那是我干的。

——…………你们两兄弟…………

——然后在计划里哥哥应该及时出现送给你一瓶可乐,可乐被事先处理过,放了很多~很多的糖进去。

——怪不得那个可乐这么甜!!

——你喝了?这样你还没发现是恶作剧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可怜的小狗,什么事让汝如此暴躁?”从身后的楼梯小隔间传来一声慵懒的嗓音。

“啊?零啊……这贩卖机坏了。”晃牙一回头,见到了穿着白色T恤黑色长发的Undead队长,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一手拿了一瓶可乐,另一手举着一杯冰咖啡正在喝,“吸血鬼你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出来晃悠,不睡觉吗?”

“吾辈今早起床觉得心中甚是烦闷,于是离开领地来汝等凡人的世界巡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只调皮的小狗呢。”

“嘁,死中二病。”晃牙不屑得哼了一声,弯下腰检查贩卖机的出口。

“小狗要是想要饮料的话,吾辈这里有一瓶可乐,小孩子的饮料,给你也罢。”

“冰咖啡就能代表大人了?明明都还不够喝酒年龄,死老头子。”

接过零递过来的可乐,晃牙转开了松动的盖子,没有听到正常可乐应该有的噗呲的气声,不过晃牙也没多想,咕咚咕咚灌下好几口。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哪里有异样,但是几秒钟之后,浓郁到让人无法忍受的甜浆顺着口腔流入食道充斥了整个胃壁,晃牙的五官纠结地拧在了一起,整个人吃力的弓起了背弯下腰,一只手扶着墙,这样子不像是喝了甜可乐,更像是喝了毒药。

“怎么了小狗,有哪里不舒服吗?”腹黑的吸血鬼强忍着笑意,假装关心地凑近了晃牙。

“这可乐怎么……这么……甜……”感觉费了好大的劲,晃牙才从巨甜的不适中舒缓过来,断断续续地说话,“零你这可乐……哪里买的?被……无良奸商……骗了?我去……找他算账!”

“啊啦,不是买来的呢……”

晃牙的眉眼紧紧搅在一起,当真是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零从他手里拿过那瓶加了一整袋糖的可乐,刚刚凑近鼻尖就问道一股甜腻极致的气味,唔……想起晃牙刚才喝了那几大口,看来玩笑有点开过了呢。

“这是吾辈的一个小陷阱。”零伸手抚了抚晃牙皱起的眉,“甘甜的可乐若是放入十倍以上的糖分,就会变成让人无法忍受的可怕液体,汝应当是发现了可乐并非原味却没有对此提出质疑。为何?”

“哈?因为是你给的东西我根本没想那么多啊。咳咳!”晃牙咳嗽了几声,终于缓过了劲,舌头不再像刚才那样麻痹可以顺畅的说话,呼吸也平复了许多,他背靠着墙坐下来瞟了一眼面前的零,像是对方问了一个很多余的问题。

“是吗……呵呵呵。”听了晃牙的回答,零兀自低声笑了起来,他的手指顺着眉、眼、鼻梁,最后停留在晃牙的嘴唇,“原本只是一个恶作剧,却不想竟意外收获了忠诚。在今后与学生会的对抗中,吾辈也许会犯一些错误,也许是过度的善意却遭至毁坏的结果。而吾辈需要能够不计原由听话的棋子。大神晃牙,你不该是一只被驯服的乖犬,而应是一匹狂狼。可是我……似乎不想放你离开。”

晃牙吃惊地睁大了纯金色的双眸,他的眼前是放大的零的脸,舌尖的味蕾传来对方刚喝过的咖啡的苦涩,中和掉了一部分浓糖刺激的痛楚。可恶,大人的饮料味道是这么糟糕的吗……

推开他啊!晃牙你在做什么!

然而手臂却不自觉地攀上了对方的肩膀,拉近身体。

可能是呼吸中充斥着的香甜气息麻痹了大脑神经,让人失去了理智和意识,等晃牙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漆黑的人已经离开。

等等,我刚才干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朔间零死弟控混蛋吸血鬼你给我滚回来!!!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30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