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速度松】Partner(短篇完)

小松第一人称视角速度、微数字材木

脑洞来自现实,HE,情绪低落产物,所以逻辑什么的几乎没有……

取名超苦手,题目就当不存在


=======正文======


老三结婚了,跟一个普通的社会女性,好像是他在上班的地方经同事介绍的,有着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再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倒不是不关心弟弟,只是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哪里有问题,顺理成章地就发生了。

轻松总有一天会结婚的,然后离开家,不再NEET——这样、我一直这么认为着。

但是婚后他却依旧跟我们住在一起,在这个十几叠的小房间里,还是跟以前一样,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回来吃饭、聊天、睡觉,偶尔打个麻将,或者跟兄弟们吵闹一番。一切都好像跟过去的二十几年一个样子。

几乎不会听到轻松提起他的妻子。

我记得那是一个长相很可爱的女孩子,小巧的个子配轻松倒是正好,脸圆圆的有点婴儿肥,跟轻松那张瘦的都憋进去了的脸刚好有个互补,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而且很有礼貌说话声音也好听,跟老喜欢跟我吵架的轻松那家伙可完全不一样啊。

真不知道这么好的女孩看上我家废柴老三哪里了。

但其实我也就见过她两次。一次是轻松带她回来见家人,第二次是在婚礼上。

穿着白无垢的美丽新娘子和轻松以前喜欢的那些什么“莉卡酱”完全不一样。“啊,这就是适合娶回家的女人啊”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婚礼上老妈都激动地哭了,大概在她心目中一直觉得我们几个就一辈子NEET下去根本就找不到女朋友,另外几个弟弟也都激动得不行,平时最不爱说话的一松,那天都喝了好多酒然后打算高歌一曲,不过客人们马上就被十四松的搞怪吸引过去了就是。

在那之后轻松离开了几天,带新婚妻子去北海道旅行。那几天大概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感受兄弟情深最浓重的日子了。

平时经常见不到人的椴松几乎整天待在家里跟我聊些有的没的,见我在客厅躺了一下午还跟我说“小松哥哥你出去走动走动吧?要不我把空松哥哥借你一天去钓鱼?”拜托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耐痛的,我还要保护我的肋骨。

十四松更是又从大裤衩博士那里要来了super喵的药,喂了一松的猫跑来问我心情怎样。“我心情很好啊谢谢弟弟们关心~”“我心情很好你们几个烦不烦是不是找打?”看吧,我说了我没有在逞强的。

四个弟弟全都小心翼翼地注意不在我面前提到任何跟轻松有关的词语,甚至连Cho打头的词都被屏蔽掉了。

“因为轻松不在了以后,小松哥你就失去partner了吧。”那个很痛的人这么说。

Partner什么的,我都快忘了那个莫名其妙从小到大的两两分组了。再说其实轻松平时也不常在家的吧,老是说出去工作工作什么的,我们上次一起出去打小钢珠已经是多长时间以前的事了,记不清了。

不过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寂寞的啦,一人分饰六角打扑克什么的,老是我赢也没什么意思啊。说起来以后只能分饰五角了吧。

喂你们四个,去什么海边啊快回来陪哥哥……喂,我后悔了啊带我一起去啊我也想玩沙子……

五天以后轻松从北海道回来了。我们本以为他会正式搬出去住,但是他却尴尬地挠着脑袋说“不想住妻子父母的房子”所以在攒够买房的钱之前暂时分居。

于是一切都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轻松好像并没有结婚,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也似乎没有失去所谓partner。

“都结婚了还是撸松啊你老婆不会有怨言吗?”我这么问过他。

“谁是撸松啊笨蛋小松哥哥,我在婚前就跟她说过会分居一段时间的。”他坐在我对面的被炉里,翻着手里跟工作有关的书眼睛抬也不抬地回答我。另外四个弟弟都出门去了,老四应该陪老五在公园打棒球,痛松和Totti应该去钓鱼了吧。家里只剩我和轻松。

啊,真是跟以前没有任何变化呢。

“轻松你啊,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到底是怎么追到的?”

“嗯?不是我追的啊。是她告白的。”

“诶?!……”

这件事还真是超出我的想象,我家宅男老三难道意外得很有女人缘吗。

“她跟你告白了你就接受了吗?然后就结婚了?感觉你们认识也没多久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他们的相识感起兴趣来。

“嗯……其实我也蛮喜欢她的,但是因为NEET所以不敢主动。”弟弟合上手里的书,有点害羞地笑起来,“一开始担心她会不喜欢宅男所以忍了好长时间没去喵酱的演唱会,没想到她完全不介意,还帮我排队去买票。是不是超棒的?”

“呜哇真的假的……”不是超棒,是超差劲啊,混蛋撸松。

“而且她肯接受我提出的先分居,很多女孩子都不愿意的吧。”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你结婚了还要回家住啊……”

“不是说了因为现在她的房子是父母的吗,我不想寄人篱下。”

“可是……六个人很挤诶。还以为你走了我可以霸占两个床位了。”

“喂!混蛋长男!”

对话最后以我微微一偏头躲掉轻松扔过来的书为终结。

老三站起来回屋换了身正装说要去见客户,然后离开了家。家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嘛,这不是最常见的情况嘛。

啊,天好冷,这都十二月了,再过一阵子就新年了,正月里轻松应该要带着妻子来拜年吧,我有多久没见过那个女孩了,五个月?说起来他们结婚都是夏天的事情了。NEET时间过的真快啊,毕竟都没有什么事情做,赖在被炉里睡一觉就过去一天了。

好困,睡一觉吧。灯油是不是快没了,早知道刚才应该叫轻松先出去加了灯油再说,反正他要出门的。

…………

 

睡了不太舒服的一觉,大概是因为趴在桌子上的原因,醒来以后我看到轻松坐在对面,手里拿着一本招工的杂志正在翻看。

“回来了啊,轻松。”我交叉着双手撑起脑袋,晕晕乎乎的还没有清醒,“正好你去把灯油加一下吧,反正你已经出过门了。”

“你在说什么啊笨蛋小松哥哥,这么热的天加灯油你想把自己烤熟吗?”老三头也不抬地回答我,“而且我今天没出门啊。”

“嗯??”我努力睁开眼皮,茫然地四下望了望。干净的木桌子上面放着一杯冰水,轻松和我都穿着短袖T恤,窗户打开着,炎热的室外没有一丝风。

夏天啊……刚才那些是梦啊……

“哈哈哈哈……”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点想大笑。

“怎么了啊小松哥哥,睡糊涂了?还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轻松一脸不解地看着我,他的脸上是那张一贯的有点不高兴的表情,这个熟悉的表情让我感到无比开心,不是梦里那种甜蜜的笑容真是得救了。

“哈哈哈哈哈!!”我伸长手臂够到他的脸,然后狠狠地捏了一下他干瘦得有些憋进去的脸颊。

“喂!混蛋长男!被鬼附身的话打一顿就好了吧!”熟悉的怒吼真是太棒了。

不知为何五个弟弟里我格外喜欢逗老三生气,可能是因为只有他会大声的喊我混蛋长男然后过来跟我大打出手而剩下的那四个顶多丢个白眼过来然后找他们各自的partner去了。

Partner啊……是这个样子没错。

“因为轻松是我的partner啊!”

“哈?小松哥哥你语无伦次的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微微一偏头躲过轻松丢过来的书,然后扑上去熊抱住了他。

“哈哈,我刚才梦到轻松你结婚了啊,新娘子很可爱很可爱哦。”

“请不要对单身汉说这种伤心的话好吗?快放手啦。”轻松捂着我的脸用力把我推开,但是他这小身板怎么可能敌得过长男的力气呢,他没有架住我的猛扑,重心不稳带着我一起倒在了地上。

“好疼……混蛋长男我看你真的是……”

“轻松你啊,结婚以后都还住在家里呢,你老婆真可怜。”

“怎么可能啊,说什么傻话,结婚以后当然是跟妻子一起住了。”轻松挣开我的怀抱坐了起来,理了理有些皱乱的衬衫,对我的话提出了反驳。

“嗯嗯~不行哦,就算结婚了也还是要住在家里的,不然哥哥我会很寂寞的~”我在地板上翻了个身,趴到轻松身边,伸手抱住了他的腰,“partner、partner~”

“啧,吵死了笨蛋小松哥哥,真是的,睡了一觉中邪了吧。快放手啦,热死了。”抱怨是这么抱怨着,轻松也没有再推开我,而是从包里拿出了另一本书读了起来。

“不要看书了,陪我去打小钢珠,哥哥感觉今天可以赢好——多钱!然后我们去喝酒~”

“哈?突然之间闹什么啊。”轻松皱着眉扯开我的手,“你自己去吧,我明天有个面试,没空。”

“切——”

轻松的拒绝让我非常不满,但是觉得小钢珠能赢好多钱的直觉也不能错过,于是我气鼓鼓地一个人出门了。七月份的下午真是炎热地让人睁不开眼,太阳火辣辣地悬在空中烤着街上的人们,我简直都能看到蒸汽从地表慢慢升起,没走多远就觉得视线开始模糊。

啊~早知道不出门了,NEET就应该好好地宅在家里吹冷气啊。

小钢珠店旁边有一家新开的冰淇淋店,价格比较贵所以从来没去吃过,今天心情好,而且感觉小钢珠能赢,奖励自己一次吧~我揣着兜里的两枚500元硬币,兴冲冲地走到柜台前。

“那个,给我两个球,荞麦和香蕉混合,谢谢~”

“好的~请稍等一下。”

柜台接待的女服务员声音非常动听,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小巧的个子,脸圆圆的有点婴儿肥,一双眼睛非常大正笑得弯弯的。

她看到我的脸,稍稍吃了一惊,然后笑眯眯地喊我:“轻松君。”

什么……难道不是梦吗?

“轻松君?轻松君你的冰淇淋好了哦。”

“轻松君?”

“哦……”像手中的冰淇淋一样甜美的声音把我从呆愣状态拉了回来,我木讷地点了点头,然后立刻摇了摇头,“不对不对,我不是那个笨蛋轻松。我是小松啦小松,长男。”

“小松?小松哥哥吗?”女孩恍然大悟般地冲我微笑了一下,笑起来真是可爱啊这孩子,“怪不得我想怎么今天轻松君会穿着红色的衣服,原来是大哥。”

“诶,你很了解我们兄弟吗?”我吃了一口冰淇淋球,味道不错,但感觉并不值这个价格。可能的确是性价比不高,这家店门口都没有人排队,我靠在前台柜旁跟女孩聊起来。

“没有很了解啦~只是经常听轻松君说起兄弟们,特别是小松哥哥,总是提到。”女孩嘻嘻地笑着,没有客人她就没什么事做,正好可以休闲一会。

“是吗……是不是老说我坏话啊?”

“才不是呢!轻松君说几个兄弟是他最好的伙伴,小松哥哥更是与他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特别重要的存在,有时候他说起你们小时候搞些小破坏,还会哈哈大笑起来。”

轻松那家伙……我有多长时间没见过他大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直都是一副不太高兴的表情。

“你跟轻松很熟嘛,他都会跟你说小时候的事。”

不知为何有些不爽。

“嗯……我喜欢轻松君,但是告白被他拒绝了,不过他很温柔还是把我当好朋友啦。”女孩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明显失落了许多。

『呜哇!拒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帮你去揍他。』——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被拒绝的话不要气馁啊,死缠烂打总能成功,哥哥我可以帮你啊妹子。”

却不知为何说出了这样的话。

女孩听了我的话连连摆手,说自己已经放弃了,拒绝了我的好意,但她下垂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一点都不像是死心了的样子。

 

我没有去打小钢珠而是去隔壁的街上买了点啤酒就回了家,轻松不知道去了哪里,家里只有椴松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喂Totti,有个事情想问你。”我走过去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坐下,开了一罐啤酒给他。

“什么问题啊小松哥哥,先说好小黄书什么的我可不知道哦。”

“Totti你要是哪一天结婚了,是不是会马上搬出去啊?”

“当然啦,好不容易可以脱离这个可怕的臭烘烘的世界当然要躲得越远越好了,当然前提是我能找到女朋友。”椴松拿着智能手机双眼紧紧盯着屏幕手指快速滑动像在玩什么游戏。

“诶,你不是女人缘很好嘛~”

“再好也每次都会被你们搅黄啊!真是的,有一群这样的哥哥太倒霉了。”

“哈哈哈哈哈,抱歉呐~”我相当不走心地道了个歉,搅乱你是当然的,六个人都单身汉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先脱团呢!“对了,空松呢?”

“买冰块去了,应该快回……啊!又输了……不要跟我说话啦!!”椴松垂头丧气地放下手机,屏幕上一个大写的LOSE,为什么消消乐可以玩的这么认真啊?!

“你找他有事?”椴松拿起开了罐的啤酒喝了一口,大概是因为没有冰块酒太温了,又放回了地上。

“也没啥事,你慢慢玩,我出去转转。”

木桌上放着那本轻松刚才在看的书,以打开的样子反着撑在桌面上,一般会这么放书的话主人应该没有走远吧。

“轻松你见过吗?”

“嗯,接了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出门了,就刚走不久。”

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想问一问轻松。他会去哪里呢……先去公园看一看吧。

 

“哟,亲爱的弟弟哟,哥哥来接你们回家了。”隔了老远,我冲正在抛接球的一松和十四松喊道,下一秒一个时速超过170的棒球向我面门飞来,还好我早就料到及时下蹲,咚地一声棒球撞在了我身后的邮筒上。

“呜哇好厉害。”我回头检查了一下邮筒的凹陷,情不自禁地鼓起来掌来,“看不出一松也有棒球天赋啊。”

“啧,什么事啊小松?”带着口罩的四弟一脸不满地走过来,他捡起了滚落在一旁的那颗棒球,不远处十四松正对空气挥舞着球棒。

“来接你们吃晚饭呀~”

“才下午4点吃什么晚饭啊?”

“啊啦,才4点吗?”总觉得每次出门玩小钢珠总要到晚上才回家,不过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那个、想问下你们见过轻松吗?”

“自己的人自己管好,我们怎么会见过。”

一松的那双睁不开的眼睛永远都是一副鄙视的样子,现在看着我的眼神也不例外。喂喂,我找个人也不会打扰你们很久啊?这些弟弟啊,对哥哥我一点都不关心,大夏天的我感到一阵刺骨的北风呼啸而过。

一松已经头也不回的转身去跟十四接着打球了,我叹了口气,离开了公园。今天穿的T恤和裤子都没有口袋,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放只能来回乱摆,在夕阳的投射下,我的影子佝偻着身体晃着双手,就像漫无目的游走的丧尸一般。

 

在家附近的路上兜了个遍,都没有见到轻松的影子,又经过了那家冰淇淋店,店门已经关上,看来是没什么生意所以提早下班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弟弟们都已经回来了。跟平日里的每一天都差不多的场景,老二老五和老六在桌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打牌,老三在沙发上趴着看书,老四在角落里逗他的猫。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回答的也是一贯的有气无力参差不齐。

“我买的啤酒啊,你们就这么喝掉了喂?”我走近打牌的三人组。

“才不是呢,空松哥哥买冰块也顺便带了啤酒回来。你买的放冰箱了。”

“哦……”

我瞟了一眼三人手中的牌,十四松三花带两张散牌,空松是顺子,椴松遮着一半不让看。

“Totti手里有A。”

“喂!小松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成功破坏了这局游戏,然后在椴松跳起来之前逃到了厨房,打开冰箱找我的啤酒。

“把啤酒放冷冻室你们是弱智吗……”我沉重地摇了摇头,这群弟弟已经NEET到连常识都不要了吗?

“诶?这是……”

在冷冻室里,我还发现了另一样东西。那是一盒包装很精美的冰淇淋,包装上印着的Logo,正是我下午到过的那家,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打工的那家店。

“喂!这个冰淇淋是谁的?”我回到吵吵嚷嚷的居室,桌上的三个人正为了同花顺大还是四条大争的不亦乐乎,轻松从书中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买来的,他们都已经吃过了,这最后一份给你留着的,快吃吧。”

我跨过被椴松按在地上痛扁的空松,绕过挡在沙发前拍手叫好的十四松,来到了轻松旁边,背靠着沙发坐了下来。

“你下午出门是去这家冰淇淋店找那个女孩了吗?”

 “诶你怎么知道的……”

“巧合、巧合……你不要用这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我承认我确实知道你们很多小秘密,但这个真的是巧合。”

“哦不……其实也不能完全算巧合。”我吃了口冰淇淋,荞麦味和草莓味的混合,“轻松,我不喜欢吃草莓,太甜了。”

“给你买了就吃,哪那么多挑的?!”轻松把书倒扣在我头上,这次离的太近,躲不掉,“说说看怎么回事到底?”

“我去买冰淇淋,她把我认成你了,然后就聊了一会。她说告白被你拒绝了。为什么啊?不是挺好一妹子?长得可爱人也温柔。”

“是挺好的啊……我也挺喜欢的,但是不行。”

“原因?”

轻松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合上了书,脸上那副一贯的不太高兴的表情让我非常火大。

“喜欢的话接受不就好了?我跟你说啊……”我放下手里吃到一半的冰淇淋,半蹲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严肃道,“我今天不是做了个你结婚的梦吗?新娘子就是她。我觉得这就是缘分啊。”

“我的新娘子为什么会在你的梦里出现啊太扯了好吧笨蛋小松哥哥!”

啊啦,还记得吐槽就好。

“其实……我一开始接受了她,然后交往了很短一段时间,她提出来让我搬出去住到她租的房子里。”轻松用很细微的声音讲述起来,我环顾了一下房间,另外四个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们,不过我还是把耳朵凑了过去仔细听他讲。

“但是我跟她说就算我有了女朋友也一定要住在家里,因为这个事情商量不下,就分手了。”

“下午我记得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说要是结婚了一定会搬出去。”

“说是这么说啦……但是……”轻松有些为难地抓了抓头发,“搬出去每个月要多付好多房租,哪来那么多钱啊。”

“………………”对这个理由我目瞪口呆,“抠死你算了,活该撸松。”

“不准叫我撸松混蛋小松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抓住他向我挥来的两只手腕,轻松真是太瘦弱了,手腕纤细到可以直接握住,“我知道的哦,其实你是舍不得我吧~~哥哥好感动啊,亲爱的partner~呜呜呜呜呜呜~~”

 

我知道的哦,你不想离开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钱,当然也不是因为我。

我们六胞胎在这个小屋子里从小长到大,因为大家都是NEET所以觉得NEET是个顺理成章的事情,虽然轻松经常会说要去工作要独立,但最终还是每天花着父母给的钱去买偶像的握手券。其实二十多岁的我们,有谁不知道NEET是不好的呢。你看Totti不都自己去打工然后买了智能手机了吗?

但是呢,这个世界,一直在一起的一群人里,一旦有人开始偏离与你相同的轨迹,自己的方向也会握不稳的啊。如果轻松选择不再是NEET而是好好工作,总有一天Totti、空松、十四松、一松他们都会渐渐地开始过自己的生活吧。

只有我没有办法独立呢……因为我的partner,最先抛下了我啊。所以我其实一直特别害怕,害怕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被留了下来。这个小房间里,最后只有我一个人生活的气息。

所以呢,为了不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就让我们一起,一直这么堕落下去吧……

 

“你要实在想这么说……也是啦。”耳边传来轻松隐隐约约的话,他说的很轻,我差点没有听清。

嗯?

虽然听清了,但我似乎没有理解到意思。

“Partner要是离开的话,你会很苦恼的吧?NEET中的最强,笨蛋小松哥哥。”说着这话的轻松偏着头没有看我,他的脸颊不知道是因为夏日炎热还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红彤彤的直到耳根。

“啊……”

原来我真是个大笨蛋啊。

哪有那么多牵强附会的理由,哪有那么多矫情做作的想法。

他留下来,只因为他想留下来。

他在你身边,只因为他想在你身边。

所谓感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我看着他脸上露出的害羞表情,有种似曾相识好像在梦里见过的感觉,那时候他正提起他的妻子。好在梦只是梦,而我在他身边,他在微笑,这才是现实。

我举起盖在我头顶的轻松的书,展开来挡住了我们的脸,然后在轻松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房间里空啤酒瓶倒了一地,打扑克的阵容已经从三人增加到五人,轻松在沙发上暴躁地要求大家安静说自己明天还要早起。

“撸松你不要这么扫兴啦~快过来一起玩,反正明天又是NEET的一天。”

我把手中的同花顺拍到桌上,走到沙发旁牵起轻松的手。

“谁是撸松啊啊啊!!!!”

嘛,虽然偶尔害羞一次也不错,但这样才是我的轻松嘛~


========END========


余下的一些废话

首先是因为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速度本子汉化跟别人撞本了,挺失落的,虽然本子还会继续做完,但总觉得心塞

然后情绪从高涨的嵌字准备一下子低落了

刚好群里在聊天,便有了这篇文的现实背景


我有四个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我们有一个群,从高中开始每天在一起讨论游戏讨论动漫,五个宅,群头像是宅宅宅(lu)。但是最近有一个人结婚了,非常突然的就跟我们说她领了证,想了想也是到年纪了。结婚对象是去年我们四个死命给她撺掇的,本来她不是很喜欢,没想到居然修成了正果。但是她呢,从来不在群里跟我们说她老公的事,也不会提起她结婚了的这个事实,群里的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虽然她不常说话了。

一群宅凑在一起一直宅着的话不会有什么难受的地方,但是一旦有人脱宅了,开始分享三次元,就会有人陆陆续续脱宅,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现充的人就会被留下来,到最后也许只剩一个人,那个人应该是最孤单的吧。

所以我们这个群呢,不管大家各自都过着怎样的生活了,以后,也希望五个人能永远,假装自己还在这里。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