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主材木】愚者(六)

TAG依旧是提到的都打上了。上一篇的补充,写生贺去了所以略短(跪

【六】

Kara今天相比平时要更早一些出门,离开家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卧室门紧闭着,Todo还在睡觉。下楼走上学校后门的那条街,早晨七点多的样子,已经有一些学生陆陆续续走进学校。之前被抢劫的那家便利店关门了几个月后,前不久开成了一家花店,找不到地方买早餐的学生只能绕到两个路口外的连锁快餐店买食物。

Kara是吃了早饭出的门,几片简单的吐司和蒸蛋,附带一碗每天一定要喝的味增汤。他也做了Todo的份,汤和蒸蛋盛入碗里覆上保鲜膜,现在的气温已经不需要放进冰箱保存了,就直接放在了餐桌上。

花店虽然还没有开始营业,但店门已经敞开,Kara走进店里,店主正低着头打扫地面上散落的花瓣。Kara轻轻摇了摇挂在店门玻璃窗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店主闻声抬起头看到Kara,投以一个和善的微笑。

店主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前不久盘下了这个店开了一家花店,没有雇其他的员工,每天一早就一个人打扫店子,把一盆盆花搬出来晒太阳。路过的人不管是不是进店里买花,凡是跟他打招呼,他都会礼貌地回答,应该是一个非常爱花之人,店里的每一种花都说得出门道。根据乐于八卦校内外帅哥的大学女生所言,店主似乎是京都一个大户人家之子,因为不满家里给他安排的家族婚姻,于是悄悄逃来了赤冢县这个小地方,躲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小的花店,不问世事,漂泊不羁——这些基本都是大学女生们自行脑补的结果,而故事的本人在听到这个身世版本后,拍着双手大声笑了好久,然后握着Todo的肩,说这你也信。

店主名叫敦,的确是来自京都,这点从他的口音可以判断,没有告知姓氏,自称是一名到处游历的画家。Kara认识他是因为Todo非常喜欢鲜花,自从这家花店开起来后,Todo几乎没几天就会往家里抱一束花。

敦君给Kara搬了把小凳子,他刚清扫完地上的花瓣,还有一些枝叶需要修剪。

“抱歉没有空招待你,请随意。”

Kara点点头,他没有在凳子上坐下,而是在各类花盆间来回踱步。这家店虽然面积不大,但保存着很多种类的花朵,花盆占据了地面80%的空间,只有一条狭小的路供店主和客人通行。Kara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这些娇美的植物,它们跟人类不同,虽说每一个人都长着一张不同的脸,但五官始终就那几个。花朵却是不同的品种有着不同形态的瓣、蕊和叶,樱花的粉嫩、月季的高贵、水仙的禅意,不同的花代表了不同的花语,有着不同的生长周期,有些花一年只开放简短的几周,错过了花期就只能等到来年了。

『花和人不一样,花有花期,错过了就只能等到来年;人虽然寿命长得多,但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说这话人当时站在一株正在凋零的樱花树下,那一年的樱花盛开的特别晚,却凋谢的比往年都要早了一些。Kara记得他穿着白色长褂,仰着头闭着眼睛,有几片粉色的花瓣飘落到那人的肩头。

“你在看什么?”

敦君已经完成了开店前的护理工作,他捏了一把茶叶放入透明的茶壶中,然后注入刚烧好的热水,花茶在热水中翻滚,一股淡淡的茶香飘了出来。他看到Kara站在一株蔷薇前发呆,端着热茶递了上去。

Kara谢过敦君的茶,放在嘴边吹了吹气,微微喝了一口,香甜的茶水顺着咽喉流下,让现代人紧绷的神经能一下子放松下来。

“我想买一束花,去扫墓。”

“扫墓?那就雏菊吧,既有菊花的庄重,又代表了新生。”

“雏菊,现在这个季节有吗?”

敦君接过Kara的空杯子,指了指房间最里面的小隔间:“当然,现在的花朵,都是长在温室里的。”

 

Kara从花店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几十公里外的西川公墓,他手里捧着一束装饰精美的米黄色雏菊,每一朵都由敦君精心挑选,还束上了紫色的丝带——因为亡者喜欢紫色,Kara这么说。

出租车在进山的小路停下,接下来的林荫路他想一个人走走,对面缓缓驶过来一辆黑色轿车,黄色的前照灯穿透山间墓地清晨的薄雾打在Kara身上。Kara向路边靠了靠,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前方不远处是守墓人居住的小屋,经过小屋就是公墓气派的大门,漆成白色的铁栏杆,底部大约半米镀了金色,上面规律地绘着代表国有公墓的黑色菊纹。大铁门的左下角有一扇虚掩着的小门,Kara穿过小门走上干净宽阔的水泥路面,一路上到半山腰的松野家族墓。

从七年前开始,每年的12月8日他都会到这个公墓来给这户人家扫墓,而公墓的守墓人都会在这里等他。但是今天却没有见到守墓人,当他踏上台阶走到墓群的主碑前时,见到的是一个穿着红色棉衣的男人,手臂上挂着一件黑色的厚外套,右手提着一壶清酒,坐墓碑前的石凳上冲Kara招了招手。

“嗨~真巧又见面了。”他说,“守墓人今天有事,我来陪你聊聊吧。”

Kara坐到石凳旁边的位置,接过那人递过来的外套和酒杯,他说“又见面了”,但Kara并没有见过这个人的记忆。

“就是那天在赤塚大学,一个月前棒球联赛的时候,我们见过的。”那人似乎是看出了Kara的疑虑,“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棒球场在哪,还好你给我指了路。可惜赶到的时候已经第八局了,没看多久就结束了,不过那个王牌十四真的是很厉害啊。”

Kara似乎想起来是有这么一件事。

“我好像有点印象。不过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是谁?”

“我啊,我是一名私家侦探,叫我Oso就可以了,请多多关照。”那人从衣服口袋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Kara,“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松——野——空松先生。啊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哈哈哈。”

Kara听到一个意料之外的名字,接过名片的手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

对面自称Oso的人虽然语气里带着担心认错人的疑惑,但他的眼神却是直勾勾得看着Kara,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自信的笑,显然对Kara的身份已经完全确定。

“这里是八年前发生灭门惨案的松野家的族墓吧,听说你每年都会来这里扫墓,所以我今天就来这里蹲点咯。酒和外套都是守墓人为你准备的,和往年一样,你不用担心。”Oso说完这话,像是为了证明酒没有问题一般,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你现在肯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比如说,首先,为什么我会知道你是松野空松。”没有给Kara回话的时间,侦探就自顾自说了起来。

“关于这个问题呢,想找到当年一个大户人家之子并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相反我倒是对于你为什么现在还生活在这个城市非常的好奇。~第二个问题,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找你?”Oso伸出两根手指摆在Kara面前,见Kara没有反驳,便继续说了下去,“我来这里找你是因为,八年前松野家的案子,有一个客户要求我查明真相。真相?什么是真相?八年前,松野家一夜之间遭到屠杀,一场大火烧毁了整个庭院,二十余人当场死亡。当时警方给出的结论是'不明黑道组织的谋财案件',但凡当时居住在那一带的人都知道是哪个组织干的,但是为什么这件事就因为‘无法确认嫌疑犯’而一直被搁置了?这么大的灭门案就这么不了了之?”

Oso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他有些激动地张开了手臂,就像侦探剧里那些痴迷于离奇案件的男主角一样,嘴角拉扯着歪曲的诡异笑容,惊飞了在墓碑旁觅食的幼鸟。但是随即,他的声音就降了下来,语气也趋于平稳,他走到Kara面前,给两人的酒杯各倒了半杯酒。

“我一直很想调查这个案子,但警方把情报控制的太好了,完全没有头绪。直到我找到了你,因为常年居住国外而幸免于难的松野家独子,松野空松。”

Oso坐回Kara身边,把手肘架在Kara肩膀上,见Kara没有任何反应,便碰了碰两人的杯子,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你是松野空松,我也知道你在调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知道你有个弟弟叫做一松,虽然你心里认为他是你弟弟,但他跟你异父异母所以直到死亡都没有被列入松野家族谱,连这座族墓里都找不到他的位置,大概尸体在当时就被遗弃了吧。”

Oso拍了拍默不作声的Kara的肩膀,男人的一言不发让侦探觉得话题有点难以进行下去。

 “但是根据现在手头的情报,我隐约觉得这个一松啊,就是这个案子的关键。可惜了,找不到尸体,不然真想挖出来研究一下。”

说完这句话,侦探略带遗憾地摇了摇头,下一秒就被脸色铁青的Kara揪住了衣领,男人眼中的怒意就算隔着黑色墨镜片也能感受到。

“哈哈我开个玩笑,玩笑~”Oso示弱的摊了摊手。

Kara放开了手,他从Oso手里夺过酒壶,给自己的杯子加满了酒。

“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还知道……接下来的就是商业机密了,恕不奉告。除非……”

Oso将最后一点酒倒入酒杯,起身走向松野先生和松野太太的主墓碑,将酒洒在墓前,合掌低头默哀了一分钟,然后转过身向Kara伸出右手,手心平放着那只空了的酒杯:“除非我们合作。你肯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旧事,我也可以利用我的情报网帮你收集信息。怎么样?”

说着这话的侦探还残留着刚才默哀时的庄重和悲伤,大概是为了向Kara表示自己的真诚。

“我拒绝。”

“哎,为什么?”Oso略显浮夸地惊呼道,泰然的神情分明是早就猜到了结局。

“我无法相信你。”

Kara起身摘掉了墨镜,缓缓走向墓碑,把手里的米黄色雏菊放在石碑前的大理石平台上,跟Oso一样把酒洒在了墓前,然后离开了松野墓群。

“等一下。”Oso叫住了正走下台阶的Kara,“虽然合作没有达成,但还是免费送你个情报吧。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吗?”

“…………守墓人去哪里了?” 

Oso没有猜到Kara会问这个问题,准备好的答案被强行憋了回去,他感受到不远处男人摘掉墨镜的眼睛正锐利地盯着他。

“他告病假回老家了,人嘛,年纪大了,总想落叶归根的。”

Kara在原地站了一小会,点点头下了山。

Oso在山腰上看着他去往的方向,是公墓外守墓人的小屋而不是那条通往陵园深处的小道。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