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生贺】材木A-Z

偷懒的生贺,Totti视角的材木,撒糖向,后面有点污写的我老脸一红

A-Z小段子,私心采用了第一人称,因为真的很想写KaraXAtashi啊!!(迷妹的呐喊

 

 

Ache 疼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空松尼桑变得让人非常的痛,说话也好打扮也好行为举止也好,只要他一有什么动作我就痛得要死,明明小时候不是这样的,真是的。有跟他说过不要再说那种奇怪的话,穿那种亮片裤子和金光闪闪的铆钉鞋,但他完全没有听进去反而还变本加厉了,他就不能考虑下每天跟他在一起的我真的痛得肋骨快断掉了吗?

 

 

Beginning 开端

 

我有五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说是六胞胎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心灵相通,五个哥哥里面最熟悉的大概就是二哥空松尼桑了吧,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父母把我们六个拆成了三组,大哥和三哥,四哥和五哥,二哥和我。这个不知原因的分组,就是所有事情的开端吧。

 

Complicity 共犯

 

我们六胞胎小时候大概真的是熊孩子,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似乎经常做一些调皮的事,比如砸了邻居家玻璃,或者欺负旗坊什么的。对此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愧疚,因为不管我做什么坏事空松尼桑都在身边,就算是处罚他也会把我的那份都做掉。

 

Dramatic 戏剧性的

 

高中的时候空松尼桑加入了学校里的演剧部,一个人当归宅部有些无聊于是我也加入了。现在想来他的“痛”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虽然他自己称之为“Dramatic”。那个时候每天留下来陪他练习剧本对台词,还给当时的男主角轴藏的剧本里塞了鸟屎,但空松尼桑还是没有当上男主角。

 

Elder 年长的

 

空松尼桑跟高年级的学生打了一架,因为他们在文化祭的时候踩坏了我画的油画。其实是一副很丑的画,就算不被弄坏也会被我自己丢掉。空松尼桑顶着青一块紫一块的熊猫脸出现在我面前,说“我是次男啊当然要帮末子出头了”,明明六胞胎是同一个时候出生的,凭什么说自己比我年长啊,真是的,笨蛋哥哥。

 

Fastener 纽扣

 

高中毕业典礼的时候空松哥哥给了我一颗纽扣,说是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然后被我一掌拍飞了。他哀嚎着跑出去一边大喊“哥哥的heart啊”一边在草丛里找了起来,最后当然是没找到。后来我问空松尼桑要了他衬衫的最下面一颗纽扣,最靠近肚脐的那颗。

 

 

Girlfriend 女朋友

 

空松尼桑告诉我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什么情况?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有过女朋友!我们明明每天在一起啊,一个班级,一个社团,一起吃饭,睡觉他就在我右手边。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然后他告诉我他不舍得与他热爱的表演事业分开。我干脆地给了他一拳然后两天没有理他。

 

Habiliments 衣着

 

空松尼桑的第一件印着自己头像的T恤被我扔进了垃圾箱。高中毕业以后可以不用再穿制服,空松尼桑的衣柜里多了好多奇怪的衣服,比如黑色的皮夹克,蓝色亮片裤子,骷颅头搭扣的皮带——他自称为perfect fashion,还有十副一模一样的黑色墨镜。我明确地告诉他我不会和穿着这件T恤的空松尼桑一起出门,perfectfashion的话,因为从某种角度看起来还是蛮帅的所以放过。

 

Imitate 模仿

 

在和女孩子相处的时候,我会学着空松尼桑的那些“痛”语,比如赞美女孩子是娇嫩的花朵,把我们的相遇形容为命运的安排,之类的。意外的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所以有时候我会想,空松尼桑会不会其实在外面很受女孩子的欢迎。不过,我对于面带微笑模仿着空松尼桑却又羡慕着被这些话语称赞的女生的自己,觉得相当的讨厌。

 

Job 工作

 

六胞胎都是NEET这件事太不像话了,我其实一直都有在偷偷的打工。在五个哥哥来星巴克大闹之前,空松尼桑就已经来过了。也不知道他是无意间误打误撞的还是知道我在这里,穿着让人很痛的perfect fashion,进来点了一杯加冰的express。在他对我的女同事说出“痛语”之前,我把他赶了出去。

 

King's game 国王游戏

 

联谊会上参加了国王游戏,国王要求手持二号筷子的人,把手机里最后一条短信转发给最后一个打电话的人。我面无表情的折断了二号的竹筷,然后掏出手机把最后一条发给联谊女生的短信转发给了最后一个打电话的人。“我先过去XX烤肉店等你哦,好期待与你见面呢。”15分钟后,我假装不胜酒力先行离开了联谊会,在门口拦住了匆忙赶来的空松尼桑。

 

Lullaby 安眠曲

 

十四松尼桑闹得大家都睡不着的时候,空松尼桑会问需不需要唱安眠曲,一般来说大家都是直接无视他然后睡自己的觉。不过高中跟他在一个演剧部的我听过空松尼桑唱歌,出人意料的不痛,有时候会想跟空松尼桑说安眠曲什么的唱给我一个人听就好。不过看着他有点委屈的睡颜,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Mountain 登山

 

我一个人去爬了富士山。没有告诉其他的哥哥,就跟我一贯的作风一样,也没有告诉空松尼桑,因为我知道如果告诉他,他一定会陪我一起去。但这次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在六胞胎里我是比较聪明的人,这点我非常确定。所以就连小松尼桑那个大笨蛋都来跟我说“你是不是关注空松太多了啊”,我没有理由察觉不到这份心情。这份感情进行下去就像爬这座高山一样困难,如果成功登顶了,我就选择不再逃避。

 

 

 

Nonchalant 冷漠

 

因为不和兄弟们分享生活而被哥哥们狠狠批斗了一番。小松尼桑说“认为别人会不感兴趣是因为自己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真是让人没有办法反驳的一句话。从高中毕业到现在的两年以来我愈发的独来独往,就连以前每天待在一起的空松尼桑也已经好久没有一起行动过了。我不想让空松尼桑知道我的心事,就像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两年前的富士山,我并没能登上顶峰。

 

Obtuse 迟钝

 

那天因为小松尼桑和轻松尼桑的争吵,莫名其妙就被牵连进去了,轻松尼桑说我是“不需要的存在”,要是没有我这个门面担当,这六胞胎得糟糕到什么地步啊!从澡堂出来几个哥哥吵吵闹闹地跑到前面去了,留下我和空松尼桑跟在老远的后面。空松尼桑说“谢谢你把我排到兄弟ranking的No.1”,我啊了一声没告诉他五个哥哥都是并列第一。然后他突然很严肃的看着我说:“我也把Totti排在了第一位,不只是兄弟,是所有人的第一位,所以你不是什么‘不需要的存在’。”我的脸在空松尼桑认真的注视下越来越烫,会说这种痛发言的人应该真的很受女孩子欢迎吧。一直以为空松尼桑是个什么都感觉不到的肌肉笨蛋,原来我才是那个最迟钝的人吗。

 

Palm 手掌

 

空松尼桑的手掌比我大了许多,宽厚而且温暖,明明是六胞胎但我的身形比五个哥哥都要小了一些。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偷偷的把手伸过去握住空松尼桑的手,他是一个沾枕就睡的人所以从来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但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空松尼桑会翻过身来正对着我,然后轻轻握紧我的手并向他拉近一些。淡淡的月光下可以看到他的脸颊微微发红,装睡的技术就跟他在演剧部找我对戏王子时一样笨拙。

 

Quagmire 沼泽

 

最近总是做着被沼泽困住的梦,一个人去未知的密林里面探险,到处是张牙舞爪的枯枝,为了避开从头顶尖啸着掠过的秃鹫一脚踩进了泥泞的沼泽,越挣扎便陷得越深,直到眼睛快要被埋没的时候握住了一双手,睁开眼看到了满脸担心的空松尼桑。这份感情是禁忌的泥潭,但我好像已经陷进去出不来了。

 

Rendezvous 约会

 

我把我和空松尼桑单独出去的行为称为“约会”,用了一个生僻的单词而不是“date”,笨蛋的哥哥们没有发现我的小心思。迟钝如空松尼桑,在我拉着他看了四部爱情电影,抢下六封他用来向鱼表达爱意的情书,在游乐场的鬼屋里紧紧抱住他以后,终于在回家的小路上牵起了我的手。

 

Saliva 唾液

 

空松尼桑在我之前从来没有吻过别人,是让我非常开心的一点。既不能很好地搅动舌头,也不会调整呼吸,是唾液会从嘴角流出来的完全没有美感的吻。但我很沉醉于此,不论是温柔的试探或是不可忍耐的入侵,都带着我所喜欢的气息。

 

Tricky 狡猾

 

我们瞒着其他四人偷偷地交往,在离家有一段距离的公园树荫下接吻,或是在深夜无人的洗手间互相索取。狡猾的我有时候会刻意漏出一些呻吟出去,向那四个也不是那么笨蛋的哥哥宣布空松尼桑的所有权。

 

 

Unique 独一无二

 

作为六胞胎,被人认错已经是从小就习惯的事情了,就连兄弟之间,有时候在洗完澡或者刚睡醒的时候也会短暂地分不清。但我和空松尼桑从来没有把别人认成对方,大概是不同于其他四个兄弟的特殊磁场,在彼此眼中独一无二。

 

Versifier 拙劣诗人

 

我听过空松尼桑在高中时期拿着吉他弹唱的每一首歌,不论是歌唱青春或是诉说爱恋的歌词,全都幼稚的不行。我也读过每一封空松尼桑写给鱼的情书,有洋洋洒洒的十四行诗,也有勉强工整的俳句,大多是“痛”的连击。完全不会说情话的拙劣诗人,把他所有的爱意深藏在温柔的拥抱之中。

 

Wedding 婚礼

 

我们六兄弟参加了朋友的婚礼,新郎是我和空松尼桑高中的同班同学,一个我们一致认为不可能找得到女朋友的深度宅男,牵着美丽新娘的手,幸福地对着神父大声宣誓。身穿白色西装的空松尼桑,在婚礼教堂外的花园里,双手递给我一束鲜红的玫瑰,有些局促地说“虽然不能结婚,但希望能一直在一起”。难得的一点都不“痛”的空松尼桑,我微笑着接过了花。

 

Xmas 圣诞节

 

圣诞节是六兄弟一起在家里过的,和往年一样喊着“去死去死”咒语的礼物交换,我今年拿到了小松尼桑的礼物,一盒不知道有没有被戳过洞的避孕套。我抬头看见他使劲冲我眨巴眼,所以说这个礼物交换根本就不是随机的吧。空松尼桑收到了一松尼桑的礼物,居然一脸欣慰的收下了。几个小时后,在夜深人静的厨房我知道了一松尼桑礼物的作用。

 

Yesterday 过去

 

每年过年的时候挨家挨户要把去年的旧物都收拾出来,清扫屋子迎接新的一年,这件事情就算是NEET也不能幸免。因为六兄弟都住在一个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总会整出一些奇怪的私人物品,比如现在正被轻松尼桑追赶的小松尼桑手里的喵酱写真书。我在壁橱里发现了一本相册,不是被小松尼桑捆起来的有着十四松尼桑可怕过去的那一本,册子上写着我们高中的名字。其中一页是在演剧部彩排的时候拍摄的,照片里的空松尼桑穿着整齐的骑士铠甲,半蹲在公主的面前,照片一角站着表情略带醋意的我。在兄弟们发现这本相册之前,我把它塞进了壁橱的最里面。

 

Zilch 小人物

 

轻松尼桑搬出去住以后,我成为第二个离开家的人。我和空松尼桑并没有选择住到一起,考虑到各自工作的地点,而且我也相信距离产生美,这并没有对我们的相处造成什么改变,依旧可以约在一家酒馆喝酒,然后到对方的家里过夜。NEET们最终还是各自参加了工作,有了自己单独的空间,小时候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抹去,我们都是这个社会上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在所爱的人眼中闪闪发光。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