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主材木】愚者(四)

【四】

 

『小椴,小椴……』

是谁?谁在说话?

『不要和他们玩,过来我这里呀……』

你是谁?

『小椴,我前几天太忙了,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京果子。』

小椴是谁……

『又咳嗽了吗?来,把药喝了。』

『小椴是乖孩子。』

『…………』

Todo站在一片漆黑之中,远处有一扇小门,透着长方形的微弱的光。循着越来越大的人声,Todo在黑暗中向唯一的光芒走去,那人一直在喊着,小椴、小椴。光在好远好远的地方,总觉得就在眼前,伸手就可以碰到的木制门把,抬起手,手指却完全浸没在黑暗中。走了不知道多久,门的大小完全没有改变,微弱的光渐渐地要熄灭,Todo着急地跑了起来。

不要啊,不要关门!

Todo整个人用力向前扑去,伸出右手扒住了即将关上的木门,一个冲刺从黑暗中跑进了光里,一下子亮起来的环境让他的眼睛一阵刺痛,脚下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一双大手扶住了他的身体。

『小心一点。』

是刚才那个声音,到底是谁。

Todo抬起头,见到一位穿着白色长褂的男子,他半眯着眼睛,用温柔的声音喊着一个名字。

小椴。

『小椴,过来吃饭了。我做了你爱喝的味增汤。』

谁爱喝的味增汤……

『小椴,你怎么站在原地呀?身体不舒服吗?右手又麻痹了吗?』

小椴,是在叫我吗……

『吃完饭我们把药喝了,就不难受了,乖哦。』

男人微笑着,牵起Todo的手,像孩子般幼小的手。

一 个简单明亮的房间,橙色的木制房门紧紧关着,米白色的墙边放着两把凳子,凳子上方挂着一幅油画;另一面墙上有一扇开着的窗户,温暖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从窗户中透进来,窗外是一片绿色的草地。房间跟厨房连在一起,摆着一张小小的方桌,桌上放着几盘菜,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勺子,看着那个男人手舞足蹈得在喊些什么。男人拍拍他的头叫他安静,然后抱起Todo坐到高高的凳子上。旁边的小男孩开心地跟白衣男人说着什么话,Todo听不清楚,他转过头想问这个孩子,但那个男孩却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对Todo的行为完全没有反应。

男人盛了两碗汤,一碗放到了男孩面前,一碗放到了Todo面前。

『喝吧。』男人说,语气很温柔,伸手摸了摸Todo的脑袋。

Todo端起汤碗,普通的味增汤。喝了一口,已经凉了,普通的味道。

旁边的小男孩已经咕咚咕咚把整碗汤都喝下了,然后把汤碗举得老高,像是还想再要一碗,但是男人没有再盛,而是收起了碗放入洗碗池。

洗洁精特有的气味飘散开来,男人背对着他洗碗,水流哗哗的冲刷着碗碟。他侧过身来好像说了些什么,嘴角微微上扬,但Todo没有听清,水流声越来越大,渐渐充斥了整个耳朵。

 

Todo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耳边是从浴室传来的水流声。伸出手够到床头柜上的台灯,Todo从床上坐起,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因为受伤缠着绷带,但的的确确是成年人的手掌大小。

刚才的是梦境,显而易见。

那个男人是谁,那个男孩是谁,小椴是谁。

那个男人穿着类似医生的白色大褂,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Todo却想不起来他的长相。Todo记得那个房间的样子,记得墙壁上的油画,上面有两个背靠背坐着的小天使。Todo也记得男人说的那些话,记得那碗味增汤的味道,唯独想不起来那个人的脸。

Todo做了两个深呼吸,平稳了一下莫名加速的心跳,打算去厨房找点水喝。掀开被子感到一阵凉意,入秋已经有了一些时日,10月的末尾下了整周的雨后,气温明显得下降了。天气晴朗的白天还能穿着长袖T恤外出,到了晚上就一定要穿上厚实的外套。总觉得今年的秋天会很短,冬天很快就会到来。

Todo从衣柜拿出一件比自己大了几号的外套披上,走出卧室。客厅亮着一盏小夜灯,沙发上随意摊着一床夏被,本应躺着睡觉的人并没有在那里。

Kara晚 上经常不在家,有时候会在半夜回来,有时候直到第二天早上。Todo是个睡不安稳的人,迷糊中会因为家门打开的声音而醒来,他就知道Kara回来了,大多时候他就翻身继续睡,偶尔会走到客厅去给男人倒一杯水。Kara回来的时候总是一身的疲惫,有时候身上会带着淡淡的血腥味。警察自称是去值夜班,这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包括他随意就收留自己住下的原因,Todo都不想去深究。

摸了摸沙发,没有热度,看来男人是刚刚回来。这被子是不是有些单薄了,明天给他换条厚点的吧。

Todo走到厨房,冰箱里的矿泉水对于这个季节已经太冷了,重新接上一壶水,Todo站在餐桌旁等水烧开。不一会儿,烧水壶便传来水烧开的噗噗声,响了一会,和浴室里的流水声同时停止,整个家在黑夜中突然安静下来,只有墙上挂着的时钟,滴答滴答永不止息地走着。

Kara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穿着白色的浴袍,手里拿着一条干毛巾擦着头发,看到Todo坐在餐桌旁侧对着他,双手捧着水杯,有点褪色的粉发随意散落着盖住了眼睛。他正看着桌子上新折出来的一只纸巾鹤发呆。

跟那天的Todo很像——Kara决定收留他的时候。

“怎么醒了?”

“做了个梦。”青年拨了拨额前的粉色刘海,端着热水杯向他走来,“你今天回来挺早的啊,喝水吗?“

“谢谢。”Kara接过杯子,对方缠着绷带的右手已经可以弯曲和负重了,伤势看来已经好了许多。

“今天夜班这么早就结束了?”

“嗯,有同事来换班。”Kara喝了口热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你呢,今天有出门么?早上天气挺好的,伤好了的话多出去走动走动。”

“去了超市,买了个大西瓜。”Todo用手指了指冰箱旁边的包着一个球体的塑料袋。

“这个季节还吃西瓜吗?”

“这个季节再不吃,今年就吃不上了。”

 

距离从路边救下Todo,让他暂住在家里,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

因为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Todo刚住下的那几天,Kara回家的时候还会有些不习惯。玄关处多了一双鞋,衣架上多了一件外套,洗衣机使用的频率增加了;以前对着空房子说的“我回来了”,现在会得到“你回来了啊”的回答;厨房的冰箱里以前只有必要的食物和矿泉水,现在塞满了Todo爱喝的饮料和各类水果;每一次下厨做饭,对食材的消耗也从一人份变成了双倍;自己时常坐着看书的书桌,现在每天有个粉色头发的青年坐在那里,用之前不怎么被主人使用的笔记本电脑看视频。

Todo从那天早上问过Kara为什么救他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被收留的人并没有自己是寄居在别人家的自觉,随意使用着房子的空间和设施,Kara有时候回家,会见到小个子青年躺在现在充当着Kara睡床的沙发上玩手机,头也不抬的问他晚上吃什么。有种被反客为主的感觉……

 

客观来讲,Kara会让Todo暂住下来,除了善良和同情心,也是有其他目的。 

那天在河边救下Todo,并不是什么巧合碰见的拔刀相助。攻击Todo的龅牙男名叫嫌味,是这一带势力最强大的黑帮“哈塔”组的一个小头目,以前并没有这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组织,最近经常在这一带犯事。大约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便利店抢劫,或是路人被袭击的事件,虽说都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案子,但或多或少有人员、财物的损伤,也对居民的生活稳定造成了一定影响。

如果只是普通的黑社会混混扰乱治安的事情,空松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哈塔”组对于其他的普通帮派来说,有很特殊的一点,与其说它是一个黑帮组织,它更像是听命于政府的一个杀手组织,这也就是为什么它这些年犯下很多大案却一直没有被歼灭的原因——当然这并不是能对普通大众公开的情报。空松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奇怪于嫌味的所作所为,一直在暗中调查他。约摸一个月半前,嫌味销声匿迹了一阵子,有消息说是被公安抓了,空松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但是上个月他去赤冢大学看大学生秋季棒球联赛的时候,在学校的体育馆旁见到了嫌味。

那天是联赛的半决赛,棒球场内几乎满座,空松坐在体育馆外的草坪上,听着从球场里传出来的裁判的广播声,比赛进行到六局上半。他看到嫌味和另外两个也是“哈塔”组的成员,在棒球场的旁边的小路上说着什么,嫌味的一口大龅牙太具有标志性,他看上去气冲冲的样子,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们在那站了十几分钟,有个染了粉红色头发的青年从棒球场的边门走出来,嫌味一看到那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立马跟了上去。空松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觉得青年可能会遇到危险,也打算跟过去看看情况,但是走了没几步,就被一个路人拦了下来。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知道棒球场在哪吗?就是那个举办大学生棒球联赛的地方。今天是半决赛啊,听说有个叫十四的球手很厉害哦,好想去看一下呀~”拦住他的人穿着红色的外套,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压得很低。

空松指了指身后巨大的多功能体育馆,响亮的广播正在播报着实时赛况。

“哈哈哈哈,原来就在旁边吗,我找了好久呢。”红衣男子挠了挠后脑勺,笑起来露出一排牙齿,“啊啦啊啦,已经七局上半了吗,我得赶紧去看,谢谢你啊~”

红衣男子插着口袋不紧不慢地走了,他的问路让空松失去了嫌味一行的身影,他只能顺着他们去往的方向一路找过去,最后在环校河边见到了混混和青年,正在发生的事和他想象中一样。本来应该立马上前阻拦的,但当空松走近他们的时候,听到嫌味气急败坏的在说“便利店”。是指那些被抢劫的便利店么?这个青年难道和那些抢劫案有什么关系?空松一个分神,只见嫌味把匕首扎在青年的手背上,然后退到长凳上,两个手下拿着匕首逼近青年的脸。

糟糕!空松连忙出声阻止,嫌味的两个手下认出了他,带着嫌味落荒而逃。现在追上去的话,一打三肯定没什么问题,抓到嫌味能直接问他最近黑帮的异常原因,但青年看上去伤势很严重,右手的伤口触目惊心,也不能放着不管。

 

“喂大叔,你干嘛啦?”

Kara回过神,只见Todo一脸嫌弃得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牢牢握住了对方受伤的右手。那双手缠着厚厚的绷带,重伤后的皮肤没有血色有点发青,露在绷带外的五根手指瘦弱惨白,伤势还未痊愈使不上什么劲,握在手中就像可以随意折断的芦苇。

Kara心里颇为内疚,默默叹了口气,如果自己早点阻止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抱歉。弄疼你了吗?”

“我又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孩子。“Todo抽回自己的手,从Kara手里拿过毛巾,绕到身后替男人擦干头发。

Todo会偶尔提供一些诸如此类的小服务,比如收拾房间、整理衣物,给值夜班的Kara准备夜宵,或是在Kara回家一身疲惫的时候面无表情地问他需不需要捏个肩踩个背。用他本人的话说是,“劳动偿还房租”,不过有一些举动过于亲密,Todo好像并没有自觉,在他眼中大概是两个大男人间很平常的举动。

但是在Kara这边……

“好了你快回去继续睡吧,才凌晨4点。”Kara有些急促地伸手握住身后人纤细的手腕,感觉那人募地往后缩了一下,然后把毛巾甩在Kara头上,转身回了卧室。

 

Kara当初留Todo在家里,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听到了嫌味的话,他想知道青年和便利店抢劫案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Todo不常出门,偶尔出去也只是去附近的超市买饮料和水果,用的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如他所说自己是孤儿的话,大概是最低保障金。一个月以来也没见他去学校上过课,他自己的手机在之前跟嫌味的打斗中被踩坏了,现在用的是Kara借给他的手机。除此之外可以说几乎没有跟其他人有联系。

也许是自己多疑了吧,Todo跟嫌味发生冲突可能就如青年自己所说只是被挑衅了打回去这么简单。

如果这样的话,留他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线索可言了,Kara望了一眼关上的卧室门。不过……原本空荡荡的大房子,多了另一个人的温度,在愈来愈浓的秋意中,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

在查清便利店抢劫案之前,保持现状吧,Kara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浴室。

 

Todo靠在反锁的卧室门后,从外套口袋里拿出空松借给他的手机,屏幕的微光在黑暗的房间里闪烁着。指尖在键盘上灵活地跳动,他快速地打下一行字,然后输入了一串熟记在心的号码,点击发送。

 『11月18日。凌晨4点回家,没有异常。』

 

=============TBC=============

作为铺垫的第一部分结束啦,写的云里雾里的抱歉(深鞠躬)

下一章开始推主线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