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材木主】愚者(三)

【三】

 

Todo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干净的大床上,铺着看起来是全新的白色床单,身上盖着一条灰色的薄被子,换上了明显大了几号的深蓝色睡衣。身上各处伤口都已经被清理干净,手臂和手背做了仔细专业的包扎,淡淡的伤药味不时传来。Todo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所以我是昏睡过去了吗……哦对,我被那个自称警察的奇怪的人救了。然后呢,这里是他家……我睡了多久了?”

厚重的窗帘覆盖了窗户,挡住了几乎全部光线,房间里很暗,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Todo怕黑,屋里安静得有点吓人,房子的主人不知道是在外屋还是不在家。

从床上撑起身体,动作扯动了右臂的伤口,Todo吃痛地皱了皱眉,伸出左手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灯光柔和并不刺眼,光线足以看清整个卧室。房间很大很空,只有几件必要的家具,除了床边的一排复合式衣柜,能一眼望到的就只剩对面墙边的小型沙发了。没有看到类似时钟的东西,也没有电视机或者电脑可以查看时间。

Todo小心翼翼地下床,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像要散架一样得疼,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移到窗边,拉开窗帘的一角,看到的是赤冢大学的清晨。

天没有完全亮,校园里的路灯还闪着微光。

公寓就建在大学的后门旁,隔了一条街的距离,从这个高度看下去,不远处就是环校河和棒球场。清晨的球场没有白天的人声鼎沸,但已经有不少人在跑步晨练或是练习抛接球,可能是为了下午的比赛做准备。环校河边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在钓鱼,因为常年没有人管理,一排路灯能发亮的只剩下几盏,这地方可不安全哦,Todo自嘲地想。再往远处是赤冢大学的一部分教学楼,有几间开着灯,能看到几个不知是在学校通宵了还是来上早课的学生在校园里走动。

大概是早上7点左右吧,Todo合上窗帘,这时房间外传来开门的声音。有人回来了?那个警察吗?Todo潜意识地警觉起来,慢慢地挪向卧室的门。

 

Kara关上大门,脱下外套随手扔在鞋柜上,一看手表已经过7点了,今天又是忙活了一个晚上。明明已经入秋,还真是闷热啊,一会洗个澡睡觉吧。这么想着,Kara低下头开始换鞋,看到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白色帆布鞋,突然想起来昨天救了一个被混混袭击的大学生。那人固执地不愿意去医院,只能先带回自己家治伤,出门前有点轻微的低烧,不知道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大概还在睡吧。Kara打开冰箱取出一瓶冰水,转开盖子后看了眼紧闭着的卧室门,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咕咚咕咚灌下半瓶水,然后推开卧室的门。推门的瞬间听到一声惊呼,只见被自己见义勇为捡回来的小个子正瘫坐在沙发旁的地上,右肩靠着沙发,左手死死地抓着地毯,低着头急促地喘着气。

“怎么了!摔倒了吗!”Kara一看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扶住那人瘦削的身躯。

“不是……”

“碰到伤口了?疼吗?”

“…………”

Todo紧紧皱着眉头,钻心的疼痛自手臂传来,无法顺畅地呼吸更别说回答男人的提问了。刚才听到声音想去开卧室门,没想到沙发旁散落了很多书,一时没注意被绊倒了,右手臂磕在了沙发上。

Kara看到了地上的那堆书猜到了大概,他伸出一只脚,把那堆书踢到了沙发底下。然后在Todo旁坐了下来,把他往自己拉近了一些,替他抹去脸上因为强忍疼痛而沁出的汗珠,轻轻地拍着青年微微颤抖的背,帮他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两个人这样对坐着过了几分钟,Todo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身体也没有抖的那么厉害,剧痛略有舒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被Kara抱在怀里,头枕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一层衬衫印在额头上。这是什么暧昧的姿势啊!

Todo一拳砸在Kara胸口,抬头甩了一记眼刀:“我没事,离我远点!”

Kara连忙放开了环抱的手,捂着胸口后退了一步,连连摆手大喊误会。客厅的灯光透过半开的卧室门打开Kara背上,Todo被强光刺激得眨了眨眼,抬头看到逆光中的男人的脸,五官端正棱角分明,嘴角有一圈经过一个夜晚还未清理的淡淡胡须。一双浓密的剑眉很有标志性,摘掉了墨镜的眼睛不大但很有神,虽然现在神色慌张,指手画脚的解释自己只是担心伤员。

看上去并不像个坏人。

“我饿了。”

“呃……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有力气打人了,大概好点了。

 

看来是真饿了……Kara看着坐在他旁边、狼吞虎咽得吃着面条的Todo,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完全没有吃东西吧。啊汤汁溅到脸上了。

“慢点慢点……够吃吗?我再去给你煎两个鸡蛋?”

“唔。”

Kara起身,从冰箱里取出两颗鸡蛋,想了想,又取出培根和茄汁黄豆。熟练地热上平底锅和油,把鸡蛋打入热油中,蛋液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

“你吃单面的还是双面的?流黄可以吗?”

“唔。”

“Bacon呢?一片够吗?给你煎嫩一点吧。”

“唔。”

连续得到简单的一个字回复,Kara担心是不是伤口又疼起来了,回头却看到Todo吃完了面,从餐桌上的抽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然后开始单手折了起来。

“你是左撇子?”

“左手可以用。”

“那还好,我之前还担心你右手受伤了会不会生活上不太方便。”

Kara夹起煎蛋和培根盛进盘子里,从微波炉里拿出加热后的茄汁黄豆,然后从冰箱旁的汤锅里盛出一碗味增汤。

“英式早餐配味增汤?”Todo一脸不解的看着Kara手里的食物,这是什么奇特的搭配。

“嗯?你要来一碗吗?”

“不用了谢谢。”

Kara在对面的位子坐下,递给Todo食物和刀叉,Todo只拿了叉子。Kara意识到Todo现在只有一只手,有点尴尬的收回了餐刀。接下来的几分钟,两个人只顾着低头吃自己的食物,餐厅里只有餐具和碗碟碰撞的声音。

“早上一定要喝碗味增汤是我老家的习惯。”Kara决定打破沉默。

“哦。我不喜欢喝味增汤。”

“为什么?很好喝的哦。”

“小时候喝太多了。”

Kara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句话,向他推荐自己特制的味增汤告诉他能喝出母亲的味道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再一看粉发青年已经吃完了自己盘里的东西,又抽出一张纸巾开始折。之前的那张纸巾,变成了一只纸鹤,停在汤碗边,因为纸巾太软,纸鹤的翅膀没能完全展开,头也歪在一边。

“你喜欢折纸鹤?”

“习惯。“Todo抬起头看着Kara,手上却完全没有停下来,不一会儿,一只纸鹤就做了出来,虽然依旧是软塌塌的。

“哈哈,好厉害啊,不用看就能折,我对这个完全不在行,教我都不会做。”

面前的男人也抽出了一张纸巾学着对折再对折,但是完全整不平顺,Todo叹了口气,把做好的纸鹤摆在刚才那一只的旁边,两只纸鹤一起歪着头看着Kara。

“你吃完了?我去洗碗。”Kara放弃了摆弄手上的纸巾,用它擦了桌子上洒出的汤汁,然后起身收拾两人的碗筷。

Todo左手撑着头,看着男人在洗碗池前的背影,穿着蓝色的衬衫,身形高大匀称,袖子卷起一半到手肘以上,手臂随着擦拭碗碟的动作上下摆动,小臂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水柱冲刷着瓷碗,发出哗哗的声响,洗洁精特有的气味飘散开来。Todo有些恍惚,这个场景好像哪里见过,但又有说不上来原因的陌生。

“现在精神恢复点了吗?烧应该退了吧。”Kara洗完碗转过身来,从墙上拿下一条干毛巾擦手,脸上的神色比先前严肃了许多,“其实,有想问你的事。”

“嗯?”

“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抱歉这个应该一开始就问的。还有就是,为什么会惹上那几个人?”

听到预料中的问题,Todo了然得挑挑眉,放下手里完成的第三只纸鹤:“我叫Todo,如你所猜是赤冢大学的学生。至于为什么会惹上那几个人,我在河边睡午觉,他们突然过来挑衅,我就把他们打了一顿,然后被暗算了。”

“就这样?”

“嗯,再后来就是你来了。有什么问题么?”

“不,没事。”男人变回了之前温和的表情,转身拿起烧水壶接了壶水,“喝点什么?”

Todo将Kara一瞬间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分明不像没事,不过似乎不愿意说,那也没有什么好问的。

“咖啡。”

“除了咖啡。伤员不能喝这么刺激性的饮料。”

“切。”Todo有些不满得嘟起嘴,把头转向客厅。开放式的厨房结构,坐在餐桌上可以看到玄关和整个客厅。和卧室简洁的风格一致,客厅里几乎见不到什么零碎的东西,家具也只有必要的几样:玄关旁的鞋柜、靠着空白墙壁的沙发、沙发前的小型茶几,以及在离厨房最远一角的玻璃书桌,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几本书。天已经亮的差不多了,清晨的阳光从阳台照进房间,落地窗没有完全关上,些许微风轻轻吹动着窗帘,今天看来是个好天气。客厅中央是一根承重柱,与别的白色墙面不同,裹着一层浅灰色的壁纸,印着斑驳的砖块的图案,上面挂着一面时钟,指针正指向8点整。

“说起来,你是不是刚刚回家?昨天晚上没睡觉?”

“嗯,去值夜班了。”

烧水壶里的水随着温度升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声音越来越重,在达到沸点后安静下来。与此同时墙上的时钟发出了整点提示音。

“那你快去睡觉吧。”Todo回过头,对上男人有些泛红的眼睛,他正把一杯热水放到Todo面前。

听到这话Kara温柔地笑了笑,浑厚的声音也显露出一些倦意:“好。一会帮你换下药,然后我去睡。”

 “你为什么救我?”脱口而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伴随着没来由的紧张感,Todo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嗯……因为我是乐于助人见义勇为行侠仗义的policeman。”

男人自己打开冰箱门,从冷藏室取出一瓶剩下一半的冰矿泉水,转开盖子喝了几口。

“万一我是坏人呢?”

Todo紧紧盯着Kara的脸,男人的表情云淡风轻,用大手轻轻拍了拍Todo的头,“坏人?什么样的人叫做坏人呢……我只是救了一个被黑帮打伤的大学生。”

“……你是不是有点天真?”这个人会不会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天真……到了我这个年纪大概是没有了吧,不过很久以前有人说我有点善良过头。”Kara抬起头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然后闭上眼睛轻轻笑了起来。“好了跟我来换药吧,之后你要回家么,还是再休息会?虽然你不想去医院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

“我……没有家回。”

Kara闻言停下脚步,身旁的青年低着头,粉色的头发没有发箍的收束随意得散在脸颊上,手里捧着还没喝的水杯,透过氤氲而上的水汽,看不清他的表情。

“备用钥匙在鞋柜上的盒子里。不过最近你还是不要出门了,好好养伤。多喝点拿热水,我去洗个澡,一会帮你换药。”

粉发青年没有回答,举起杯子喝完了水,似乎是默认了。Kara伸了个懒腰,去卧室拿了一床被褥放到沙发上。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