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全员/主材木】愚者(二)

赤冢大学体育馆,棒球场。秋季大学生棒球联赛半决赛进行中。

Todo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坐在这,人声鼎沸的棒球场观众席,球员关系区,在队员席的后方不远处。赤冢大学队教练正激动地站在板凳前朝队员挥舞着手势,应该是在发布作战指令之类的,老头子秃了一半的大脑门正对着Todo。

Todo对棒球其实并不太感兴趣,虽说本国是把棒球当做国球来对待,几乎每个学生都会打,但这种没有三五个人就玩不起来的团队类活动,对于喜欢独来独往的Todo来说,没有乐趣也没有机会。

他一个人坐在三乘三的球员关系区,往身后数三排是普通观众席,坐满了来自各个大学的年轻大学生,他们每个人都神采奕奕精神亢奋,不住地挥手或者大喊来给自己支持的队伍加油呐喊。观众席正中间几排坐着赤冢大学棒球队后援团,十几个男生女生展开了一面巨大的赤冢校队旗帜,形成了一个方阵,他们头上绑着写有加油语句的绑带,穿着统一的黑色应援服,手里不停挥舞着小型校队旗,每当己方得分成功就站起来一起大声喊加油的口号。方阵的最上方有一条白底横幅,上面画着一行巨大的彩字,是给棒球队长十四的个人应援。

“哔——好球!三振出局!赤冢队,请求换人!”

“喂!那是十四吗!十四终于要上场了吗!”

“啊真的!十四啊!快看!那个王牌投手!”

后面的观众席突然沸腾起来,Todo从手机中抬起眼,看到了站在队员席旁朝他大力招手的十四,带着那张标志性的笑脸。

就这因为这张笑脸,让Todo不知不觉就坐在了这里。

 

一个多小时前。校图书馆。Todo在见到那张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笑脸时,就觉得今天没什么好事。

“Todo!去看我的棒球比赛吧!今天是半决赛哦!”

“不去。”

“诶,为什么啊,反正Todo你也是闲着嘛~”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不会的不会的,我给你找个人少的位置。”

“我要看书。”

“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嘛,我们这次要是淘汰了就得等到明年啦!”

Todo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想要跟这个基本不太会听别人说话只顾自己想法的人好好表达一下意见,却被一张放的巨大的笑脸吓得差点从桌子上掉下去。

“你离我远一点啊,吓死我了。”Todo一把推开已经贴到脸上来的十四,但是十四立马又凑了上来,乌黑的眼珠鼓溜溜的转。

Todo最受不了就是十四的这个做法了,对这个诡异的笑容本能地感到害怕,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了好了我去,你别靠我这么近。”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十四拉着一脸不情愿的Todo往体育馆飞奔而去。纵使Todo运动神经过人,也受不了这种跑法,不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喊停。

“你……等……等一下……咳咳……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体能超群吗……”Todo双手扶着膝盖,从图书馆到棒球场几乎横跨了整个赤冢大学校区,他早上起床到现在还没吃过饭,经过这种奔跑,喉咙好干。

“对不起……我怕迟到了……”十四挠挠自己的头发,笑容里带了些歉意。

“算了没事,我好渴,去买点水喝。”Todo喘了会气,抬起头环顾四周有没有自助贩卖机。

“在那边!”十四发现了在路口转角处的贩卖机,率先跑了过去。Todo直起身想跟过去,却不想撞上了后面走上来的人。

“抱歉。”

“啧,长点眼啊混蛋。”

被撞到的人语气非常不善,Todo转过身看那人,中等身材的男人,很普通的五官,但是眼角有没卸干净的眼线,穿着一件彩色的旧卫衣,头发用了很多定型水的样子,怎么说呢,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很典型的社会混混的形象。

那人看了Todo几秒,朝地上啐了一口走了。十四买好了水跑过来,看到Todo还在看着那人的背影。

“怎么了?”

“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球赛期间校园对外开放,除了各校大学生,还有一些热爱棒球的社会人士。有不少人是来看赤塚大学的王牌投手十四的,他们大多戴着印有赤冢校队队徽的棒球帽——就是十四常戴的那顶,手里拿着支持球队的队旗或者国旗,有些人在翻看介绍这次比赛的官方场刊。这本场刊是这次的主办方赤冢大学体育协会制作的,花了大量的篇幅介绍了本校的王牌球员十四,确实达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当Todo看着已经从入口处排到100米外的队伍时,他果断地把宣传场刊塞回十四手里,转过身要走。

当然是被十四拉住了。

“你放开我,这么多人,我要回去了。”

“不要担心嘛Todo,跟我来。”十四的臂力太大了,Todo根本没法反抗,被十四拉着走上一个楼梯,写着通往“球员关系席”。

“这里是特殊座位哦,一般是留给球员家属的,就在我们休息板凳的上面,视野可好了!”十四把Todo带到一片围起来的座位区,每九个位置分成一个区块,总共有3个区,27个位置,是观众席距离球场最近的地方。

反正我也不看球……Todo在心里嘀咕。不过这种位置,几乎可以直接和休息区的球员对话,对于某些球迷来说,就是想买票也买不到吧。

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工作人员正在球场上检查场地是否平整,垒包是不是都好好地固定在位置上。观众入场口陆陆续续地有人进来,今天太阳很大,有些人戴着棒球帽,也有的戴着墨镜。在Todo左边三个位置的另一个球员关系席,也是三乘三的规格,两个关系席之间有一根铁杆隔着。那边坐着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人,头上戴着没有印任何图案的纯黑色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挡住了鼻子以上的部分,嘴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着的烟。

那人转过头冲着Todo微微笑了一下。

大概是别的球员的什么朋友吧。Todo也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准备啦!Todo要好好看我表现哦,看我这次打出几发本垒打!”

“嗨嗨,去吧。”Todo朝背后挥了挥手,然后掏出手机。不知道手机电量够不够撑到比赛结束呢……

 

“哔——OUT!”

“欸,好可惜啊,十四OUT了。”

一时没有掌握住击球方向out了,十四垂头丧气地回到队员席,他的队员们跑上来拍拍他的肩,递给他一瓶水,安慰他不要在意。十四看向Todo所在的球员关系席,那个全场一直低着头玩手机的粉发青年已经不在座位上了,强行拉他来看比赛还是太为难了啊。十四耸耸肩,回过头对教练愉快地点点头,脸上回复了那个开心的笑容,跟队员们大喊了一声口号,继续投入比赛中。

 

Todo是在十四打出第三个本垒打的时候离开的球场,手机发出了低电量提醒,比赛才进行到六局下半。隔壁那个红衣服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Todo附近是二十六个位置绝佳的空位,后面普通观众席的几个男生早就蠢蠢欲动想跨过铁杆跳下来了,但是看着有人坐着又觉得不太好意思。

Todo把手机塞进上衣口袋,起身离开了球场。他晃晃悠悠地在校园里走着,球赛开始以后,路上就没有什么人了。体育馆旁边有一条环校河,平时没什么人来,很安静,河边有一些供人休息的长凳。Todo找了一个干净的凳子躺下来。

“看我的——!!J—y—u—s—h—I ——本!垒!打!!!!”老远都能听到的赤塚棒球队队长——超健气少年十四中气十足的声音,然后紧接着人群的欢呼声。

“真是有活力啊。”Todo放下电量告罄的手机,左手垫着头,右手挡在眼前遮住透过树荫落在脸上的斑驳阳光,打算睡一会。

“喂!那边的小哥,找你有点事。”思绪刚刚飘远,就被一声尖利的嗓音拉回。来者三人,其中一个脸上很脏,眼眶有明显没卸干净的眼线,穿着颜色鲜亮但很旧的卫衣,头发像是用了很多定型水沾了起来。是刚才撞到的那个人。

说话的那人叼着烟,长着一口大龅牙,看着像是三人的头头。

不就是撞了下要这么兴师动众么。Todo歪了歪头,不予理睬。

“啧,老子跟你说话啊臭小子!”

Todo的无视反应惹怒了对方。

龅牙男把烟吐到地上,冲上来想把Todo揪起来。Todo一个翻身坐起,那人扑了个空,随即左手拳头向Todo抡过来,Todo敏捷得闪开,向后跳了一步离开长凳,混混重心不稳,膝盖砸在长凳边沿,痛苦地呻吟起来。他的两个手下见状,也向Todo扑了过来,Todo弯腰捡起一把碎石朝其中一人的脸扔去,趁那人本能地举起双手护住眼睛时迅速跑向他,重心下沉,一拳敲在那人腹中,同时伸出右脚向旁扫腿,绊倒了第三人,一脚踩在第三人手肘上。这时,最先冲过来的龅牙男绕到Todo背后想袭击,Todo敏锐地听到背后石子路的响动,一个转身给了龅牙男另一边膝盖一记飞踢,这下龅牙男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了。

解决掉三人,Todo拍掉手上的灰尘,心想着今天真倒霉,想睡个午觉都被奇怪的小混混打扰。然而他没有料到,在他放松警惕从口袋掏手机的时候,从一开始中了他一拳倒地装死的混混,突然掏出一把匕首,跳起来刺向Todo,Todo躲闪不及,被划中右手小臂。剧痛袭来,Todo站立不稳,两个混混趁机一拥而上,将Todo推倒在地,钳制住他的双手,随即拳头和脚落在脸上身上,混混恶狠狠地报刚才的仇。

“妈的!刚才不是很能打么,啊?”龅牙男膝盖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点,被两个手下扶着站起,来到Todo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Todo。

Todo给了他一个白眼,别过脸不看他。

龅牙男一把抓起Todo的刘海强迫他看着自己,咧着嘴呵呵呵的笑起来:“嘿嘿嘿,果然是你,染了头发差点认不出来了,之前坏了老子好事。”从手下手里接过匕首,“喂臭小子,还记不记得啊,半个月前在那个便利店,老子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就他妈让你给我搅了。我还到处找你呢,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

之前撞到Todo的那个人站在一旁一脸得意得笑,Todo想起来了,这是那晚抢劫便利店的其中之一。

“你看看我这两个兄弟,一个让你踩断了手,一个让你打的估计好几天都吃不好饭,你说说,新仇旧恨,我该怎么算这账?”

Todo闭着眼默不作声,龅牙男彻底被激怒,一匕首扎在Todo右手背上。

“啊!”Todo发出一阵闷哼,抬头狠狠地瞪着三人,鲜血汨汨地流了出来,和先前手臂上伤口的血混在了一起。

“臭小子你他妈挺能忍的啊?还瞪我?老子挖你两个眼球看你还犟不犟!”龅牙男把匕首交给一个手下,由另一个扶着坐到长凳上,想要从一个好的角度,欣赏落到手心里的猎物的悲惨下场。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正当混混拿着匕首逼近Todo的脸时,从后方远处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

“啊?又哪个不要命的,打扰老子雅兴?”四人望向声源处,十米开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夹克,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

“你他妈谁?没看到老子正忙吗?别他妈管闲事!滚!”

那人不为所动,缓缓地朝他们走来。

“妈的聋了?给老子砍他!”龅牙男指示手下先清理不速之客,却见手下一脸畏惧地看着黑夹克男子,哆哆嗦嗦地在龅牙男耳边说了一句话。龅牙男脸色瞬间大变,丢下一句“今天算你走运,以后再收拾你!”然后就被两个手下扶着仓皇离开了。

男人走到Todo面前,蹲下来上下打量。看长相和打扮应该是大学生的样子,身材很瘦削,穿着米白色的带帽衫,沾了不少灰尘和鲜血。头发染成了浅粉色,用一个发箍向后梳起,露出了很好看的额头。眼睛很大但是没有什么神彩,因为伤痛的原因紧紧皱着眉。嘴巴很小,有一点婴儿肥,左脸颊有伤痕,大概是刚才被打的。右手臂被划了很深的口子,手背被匕首贯穿。

“看够了没?”

“……抱歉。”男人不好意思得挠挠头,青年正不满的瞪着自己,虽然受了伤虚弱的身体并发不出什么过于凶狠的眼神就是了,不过这样一直看着他,感觉上去的确也很是奇怪。

“伤得很重,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去。”

“为什么?”

“不去就是不去。”

“…………”男人蹲在那,用手撑着头,无奈地看着面前莫名倔强的青年,他伸出手想要仔细检查一下Todo右臂的伤口,被不耐烦地甩开。

“但你这伤口要是不赶紧止血处理的话……”

“啰嗦,你是谁啊?”

“Sorry,忘了自我介绍,我叫Kara,是policeman,管这个片区的。你呢,是这里的大学生吗?”边说边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摆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policeman……警察吗?Todo有点半信半疑。一般来说警察会是这幅打扮吗?穿着黑色皮夹克、戴着墨镜、说话夹杂着莫名其妙的英语。不过那些混混看到他就逃走了,至少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这样一想,姑且将眼前的男人暂时定性为“好人”后,紧绷的神经和肌肉有些放松下来,Todo感受到一股浓厚的倦意,大概是因为今天完全没有进食,刚才又消耗了太多体力,身上多处受了伤,身体机能迫切需要休息恢复。好困……听觉和视觉都在下降,对方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身体有些支撑不住。

Kara见青年低着头没有回话,身体越来越倾斜像是要倒在地上,急忙伸出双手,扶住小个子然后轻轻抱起,脸上立马被招呼了一拳头,“你干吗!放我下来我不要去医院!”

拳头并没有达到造成伤害的威力,只能用来证明施暴人没有昏迷。

“你要是不肯去医院的话……要不,去我家?就在后面的公寓,有一些治伤的东西,伤口必须马上处理才行,感染了就糟了。”Kara耸起肩膀蹭蹭被打的脸颊,收紧手臂禁锢住怀里的人:“伤员乖一点,别乱动小心伤口恶化。”

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在距离耳朵几厘米的地方,像是催眠曲一般,Todo一时愣了神,停止了挣扎,把头靠在Kara胸口,一股淡淡的烟草香飘入鼻腔。

算了,好困,睡一会吧……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