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愚者(一)

全员腐向,主材木,副速度。中篇,悬疑暗黑向。

一开始只是一个材木黑手党paro的小脑洞,心想着两万个字完结掉。结果写着写着笔下的人物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作者的智商和逻辑受到了角色的碾压,最后变成了一个很谜的故事。

OOC是一定会有的,为了情节部分私设也一定是会有的。嘛,六子的性格这么丰富,每个人看待的角度不同。

让写的人和看得人大概都感受不到快乐的一篇略黑暗的文,CP主线是材木,副线速度,隐藏CP色松数字,其他各种混乱,反正6个人可以任意CP,节操多年前喂了APH和银妈。

剧情应该是不复杂的,毕竟通篇都是老梗打乱重装,出自阿松本家或者各类漫画日剧经典桥段,看到前面就猜得到后面系列。作者文笔不好思维跳跃过场技能完全没有点,只求能把事情说清楚。

故事大纲已经列完,为了尽量追求逻辑的严谨,花了半个月补bug,死了百万脑细胞,人设写了3000字,一边写一边还要前后补漏洞所以更新不快,肯定不会坑……好多年没有这么拼……

以上。

 

 ==================正文分割线==============

 

【序】

『你还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

『你觉得我能一个人心安理得地活下去?』

『你在找的是这把钢钥匙呢,还是这把果冻钥匙?』

『你愿意和我玩游戏吗?』

『我明明在笑着,你为什么要害怕?』

『你会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一】

 

『这个世界上,有72%的人,活着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只是每天醒来,做着各种各样的事,然后睡去,直至死亡,这是最常见的大众;有27%的人,给自己设立了叫做自我目标的东西,其中只有一半的人朝着目标付诸了行动,最后能达成目标、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只占了这里面的5%,这5%包括社会普遍价值观的大善和大恶…………』

 

“嗨,早上好!”

一声非常健气的问好,打断了粉发青年的神游。

Todo右手撑着下巴,眼神空洞地盯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教授,黑色水笔在左手指尖有节奏的来回转动,用余光瞟了一眼跟他打招呼的人,淡淡地应了一声。

来人穿着黄色的全套棒球服,帽子上纹着赤冢大学棒球队的队徽,顶着一张大大的笑脸,嘴巴咧到让Todo快要觉得惊悚的角度。他在旁边的空位坐下,把棒球棒倚在桌面,然后重重地拍了Todo的肩膀。

这个从一大早就精神异常亢奋的青年名叫十四,是赤塚大学体育系的学生,棒球部的部长,臂力非常惊人,击球速度直逼职业选手,经常代表大学参加各类比赛,也算在县内小有名气。标志性的一张咧着嘴的大笑脸,好像从没见他因为什么事情垂头丧气过,每天都阳光普照,旁人见到他也会不自觉得心情变好。

来自肩膀的重击抖落了正在悬空转动的笔,Todo不满地转头对上十四大大的笑颜,他正朝着周围被他大声说话打扰的同学点头致歉,又大喇喇得朝讲台上的教授挥了挥手。女教授冲他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他坐好。

跟自己完全不同,人缘真好呢,十四同学。

切。

 “啧,笔弄掉了啊喂。”

“哈哈哈!好久没见到你来上课,还是哲学课!我太震惊了!”巨大的笑脸猛地凑近Todo,一双滚圆的大眼睛鼓溜溜的转。

可怕!

Todo下意识得往后躲了一下。

十四他,永远都是这幅表情,反而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心情,他这乌黑的眼珠里到底隐藏着什么。Todo不擅长跟这类人打交道。

“怎么?我是被这学校开除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十四挠挠头,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窘迫。

 

Todo自入学以来就一直独来独往生人勿近,不参与任何的诸如新生聚会,系间联谊的集体活动,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城市来的,同学对他都不了解,更是感觉难以相处,就没有什么人与他搭话了。

第一次让他成为话题的是在校运动会上的出色表现。光从Todo瘦小的身躯完全想象不到他的运动神经那么出色,不管是需要爆发力的短跑或是技巧型的球类运动,都游刃有余。于是就有不少热情的运动社团部长主动接近Todo想邀请他入部,虽然最后都被冷漠拒绝,但Todo也变得小有名气,渐渐开始融入这个大学集体了。

直到有一天深夜,赤冢大学附近的一家便利店遭到了混混的抢劫,有一名学生在学校做社团活动工作留到很晚,走出校园的时候正好看到抢劫团伙从店里跑出来,跑在最后的那个身材瘦小,动作矫健,便利店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

这名学生认出了Todo。这件事情很快就从学校论坛传播开来。

第二天Todo踏入教室大门的时候,整间教室突然沉默下来,学生们神情复杂,有几个的表情则是明显摆出了鄙夷的姿态。昨天还笑着问你要不要周末一起去唱K的同学,此刻却像人类见到蝼蚁,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扯出一丝冷笑宣扬自己是爱护动物者,其实是觉得对方连被自己的手指碾死都不够格。之前邀请他加入围棋社的班委,站在讲台上正要说什么,看见他便皱起眉,焦躁地跺起脚来。其他坐在位子上的学生,无一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教室就像一个独角戏的舞台,只有Todo所在的地方打着灯光,这种聚焦并不让人感到好受。更恰当的比喻是如一座的审判场,场下聚集着围观宣判的是一群人云亦云的观众,而台上将要被定为有罪之人,比他们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人们总是更乐意接受负面的舆论,相信人之初性本恶,好像每贬低一个人自己就在社会上往前进了一位,也不在乎对舆论主角的批评讽刺,他们不认为这是恶意中伤,而是在维护主流道德——即使他们所知的“恶人恶行”并没有得到证实,只是从别人地方口口相传而来。

 

恶意的眼神惹得头皮一阵发麻,Todo转身夺门逃离这个正在进行莫名审判的空间,从教室一口气跑到了校园最外围,路上的人匆匆而过,每个人都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快速奔走着。

他无处可去。

Todo本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虽说后来被人领养至今,但那人总是给他一种疏离感。所谓领养,也就是从孤儿院接出来,安顿到一个小房子里,那人每周都会来见他几次,教给他一些必要的知识,训练他的身体机能。领养者自称哥哥,不过在Todo看来,与其说是亲人,更像是掌管者。上一次见到领养者,是他告诉自己安排了大学。没有读过高中参加过考试的Todo是如何被大学录取的,Todo不想问也不想猜,总之那人说什么,他做就是了。

经过学校门口的便利店,贴着暂停营业的字条,窗户被砸坏了,原本竖在门口用来招揽顾客的立式海报也倒在了地上。

Todo想到昨天晚上来便利店买些吃的,却不料撞见附近的小混混抢劫,值夜班的店员被打倒在地,Todo连忙出手相助,他的“哥哥”教过他格斗术,不出几下就打跑了小混混,自己也跟着追了出去。不过这家便利店也许是开不成了,那几个混混抢劫不成还挨了揍,大概会回来寻仇。

Todo并不想回住处,那个又暗又潮的小房子,堆满了他从小到大折的纸鹤。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他记不清了,或者应该说他清楚的记忆只从十一岁那年被领养开始,再往前的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片段。然而过去了那么多年,这个习惯渐渐的也不再保持,这一年好像都没有再折过新的纸鹤。

没有“家”回,也没有目的地。就这样在这路上,在这世界上闲晃下去吧。

 

最后找到Todo的是棒球部的部长十四,在那天的傍晚,距离学校两公里的河边。穿着黄色棒球服的青年从远处飞奔而来,边跑边大声地叫喊着。正在钓鱼的Todo转过头,看到一张由远至近迅速变大的笑脸。太过标志性的表情,让他瞬间想起对方的名字,之前也曾邀请他加入棒球部的部长十四。

“Todo!你在这里!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你啦!”青年跑到跟前,将脸探了过来,“哇你在钓鱼吗!”

“轻一点!鱼要被你吓跑了!”

十四连忙捂住张大的嘴,一只手做了“嘘”的手势,然后在河边弯下腰,聚精会神地盯着在水中上下浮动的鱼漂。

“那个、十四?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呀!啊!嘘……”十四把脸转过来,又是那张笑脸,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重,连忙捂住了嘴。

“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今天上楼的时候,看到你从教室跑出去。然后又听同学们说了你的事情,说有人目击你昨晚抢劫了学校外面的便利店。我觉得肯定有误会!所以就来找你啦!”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Todo在心里默叹一口气。

“刚刚远远的看到你在河边,吓死我了!原来是在钓鱼,哈哈哈哈哈哈!啊……嘘……”

“……”Todo有些无奈的看着十四,虽然生活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但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跳河那也太傻了吧。“既然都有人目击我抢劫了,你怎么觉得有误会?”

“不知道,直觉,直觉告诉我Todo不是这样的人。”

“我们俩很熟么?”

似乎在今天之前我们就只说过几句话?

“喜欢打棒球的都是好人!”

“我不打棒球。”

“Todo给我的感觉很亲切,哈……就好像很多年前我们就认识一样。”十四有些不安地挠挠头,“虽然这话听起来就像很劣质的搭讪开头……总之我就是相信Todo不会做这种事的!”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河水反射着余晖闪着淡淡的金光,Todo抬起头正迎着阳光,身着黄衣的青年站在背光处,单手握拳一脸认真,他脸上还挂着因为长时间奔跑而聚集的汗珠,好像也跟着变得夺目起来。正当气氛诡秘到连鱼上钩了Todo都没有察觉,“我的事你少管”这句话还卡在喉咙里的时候,十四突然噗通一声跳入水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水里好凉快啊Todo!”

“你是笨蛋吗!已经是夏末了会着凉的啊快上来!”

“你看!Todo果然是个好人我就知道!”十四开心地在水里来回游起泳来。

“别废话了快上来!”Todo四下张望了一番,突然意识到手里拿着的鱼竿,忙伸向离他越来越远的十四,“快抓住鱼竿,我拉你上来!”

十四慢慢游过来握住鱼竿,Todo正打算收手,不料水里的十四手臂一个用力,将重心不稳的Todo连人带竿拉入水中。

“哈哈哈哈哈!一起游泳吧!!”

“你在做什么啊!真的会感冒的啊!啊……你这个人真的是!”Todo将鱼竿扔在水面上,一边叹息着好不容易上钩的鱼,一头扎进水里想从水下袭击十四。

 “对了Todo,加入棒球部吧!”

“我上次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参加任何社团的,所以你今天花了那么多时间找我其实是为了说服我参加棒球部?”

夏末傍晚的风夹带着秋日的凉意,Todo一个哆嗦,明天一定会感冒……

 

那天之后,Todo把头发染成了粉红色,翘掉了几乎所有的课,也没有跟同学解释,便利店也不再开,原来的店主和店员害怕寻仇都离开了这个区域,校方没有证据,也就不深究。不久之后棒球部在县大赛获得了优胜,这件事便很快就从校内八卦退了下来。只剩他一人继续独来独往,至于十四,姑且算是一个朋友吧。

 

Todo的思绪飘得太远,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十四正趴在桌上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下课的音乐也已经放到一半。

“Todo!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今天会来上哲学课的啊!”

“需要什么特殊的理由吗?这个女的讲的东西有时候还有点意思。”

“豆豆子老师吗?她可是系里的女神哦~”

“切,什么女神,脸是还不错但性格太恐怖。我走了。” 

起身的时候碰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十四捡起来的水笔,滚啊滚,停在桌腿边,Todo弯腰捡了起来,插在T恤胸前的口袋里,起身离开了教室。

 

『而最后的1%,他们有明确的行为目标,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对他们来说,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活着也不全为了自己。这类人,他们大多被某种情感束缚,早已生无可恋,却无法死去。宗教、仇恨、对某事的执念、等等。他们的行为结果,我们无法评价好坏,只能分析结果与代价。同学们,这些不是考点,但希望大家回去可以思考一下。那么,下课。』


========   ===TBC=====   ====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