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材木松/空松X椴子】鲜花与甜食

从三月份开始忙成了一只狗,编制度编到看到word有点头疼╭(╯^╰)╮

阿松完结了,最后我还是成为了材木党,粮少自产。就单看这个题目感觉应该是一篇文艺又温馨的好文,然而作者文笔烂剧情水,无意义糖粒。


材木松 空松X椴子,速度打酱油  

兄组15集设定,弟组松女设定


======================正文分割线================ 

 

【周四】

社长喜欢新来的人事总监助理这件事情在公司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早上人事部松野椴子的办公桌上都会放着一束鲜花和一盒甜食,有时候是少女心满天星搭配黑森林蛋糕,有时候是高贵冷艳勿忘我和费列罗巧克力,有时候是和风蔷薇与一盒包装精致的京团子。每束花中都会夹着一张散发着清香的小卡片,上面写着不同语言的“早上好”,每天不一样。

这种明显是高富帅撩妹的手段,讲道理应该成为办公室妹子们的一大八卦重点。

而且像这类普通女孩进入企业被董事看上的剧情,路上会杀出一个可能是男主的妹妹也可能是男主的官方女朋友的人和少女展开一段腥风血雨的撕逼剧情最后扯出家族动乱商界风云也是大有可能。

但是这个事件在出现的第一天,还没成为一个新闻的时候就已经夭折了。

当第一次有花束和蛋糕出现在椴子办公桌上的早上,人事部和秘书处的妹子们兴奋的凑在一起议论是哪个大佬看上了新来的助理妹子,只见公司的社长,Mr. Kara,穿着闪亮亮的皮革外套,戴着墨镜,从社长办公室走出来,潇洒地靠在门框上,一只手向上举起食指指天,另一只手食指和拇指托着下巴,手上缠着跟绑花束的丝带一样的丝带。

5秒钟后。

“啊,突然感到一阵胃疼,我是不是早饭吃多了。”A子。

“一大早的就头好疼,今天干不了活了。”B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好痛,我要请假回家……”C子。

职员们喊着好痛好痛得各自散开回位置上去了。

“啊咧,我不过回家睡了一觉,这两人不是昨天才见到吗,怎么感觉少看了一季?”

“小松总监!您什么时候来的?”A子。

“刚刚你们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在了,关心下属的生活动态也是我的工作之一嘛。”

“嘁,什么关心下属,你就是八卦中心。” 

“啊啦啊啦,一大早就跟我抬杠吗撸松?”

“不准叫我撸松!我没时间跟你抬杠,你要是有闲心聊八卦,请赶紧把这个季度的招聘计划签好字给我,十四子不是上周就已经交给你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一会就来我办公室拿吧,顺便帮我买杯咖啡,轻松。”

“要什么口味?”

“老样子。”

 

一个小时后,松野椴子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踏入电梯,走进办公室。首先,是那个对门禁时间管控非常严格的保安居然对迟到了50分钟的椴子网开一面,慷慨放行。然后在电梯里遇到了同事十四子,她难得收起了那一张大笑脸,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临走时还拍了拍肩膀郑重得点了点头。再来,走进大办公室看到顶头上司,人事总监小松先生和招聘主管轻松先生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小松先生一脸玩味,而轻松主管的小眼睛里写满无奈。

什么情况!难道我要因为迟到而被辞退了吗!可是我昨天通宵加班今天就算不来上班也很合理吧!这家公司也太严格了吧!

椴子战战兢兢得挪向自己的位置,正担心桌上会不会放着辞退令,却看到了一大束浅粉色的玉米百合,旁边有一盒樱花蛋糕。

『这个组合是……』

“哟,honey,喜欢吗,我送的flower?”

“不喜欢,您这是干嘛?”一听语气就知道是公司的社长,真是的,一大早就痛的要死啊。

“当然是,作为一个romantic的男人,对喜欢的girl表达love的方式。怎么样,有没有被感动到?”

“哈?我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吧。社长您忘记吃药了吗,要我去药店给您买吗,跑腿费100W。哦不这里的药店不卖脑残片,真残念呢社长您这病是治不好了。”

 “玉米百合的花语是,勇敢的爱情。椴子,我们都需要勇气~”

『是巧合吧……』

“痛死了,社长您一大早的不忙吗?一子总经理已经杀气腾腾地要冲过来了哦。”

“哈哈,那你一定要细细品尝我一早专门去买的蛋糕哦。我去开晨会了,古拜,达令~”

社长得意洋洋得从人事办公室走出来,在过道站定,推了下墨镜,又搂了下头发,看着所有不是埋头写东西就是不停敲着键盘的忙碌工作完全没时间看他一眼的职员们,露出灿烂一笑,走向会议室。

人们预想的人和花被一起丢出来的场景没有发生,甚是遗憾。

以致于晨会的时候小松总监和轻松主管完完全全无视了社长的痛发言,认真思考起空松攻略成功的可能性。

 

【周三·午】

“椴子前辈!对不起,这个……我弄错了!非常抱歉!”负责薪酬的小姑娘在松野椴子的办公桌前深深鞠着躬,道歉的声音听着快哭出来了,“怎么办啊前辈,后天就要发工资了。”

HR总监助理松野椴子坐在位子上,手里拿着次序完全错乱的工资表,总部500多人的工资,几乎全都有问题,肯定得重弄了。

“我觉得要重新弄了,但我一个人来不及……想求前辈帮忙。”职员抬起含着泪的眼,战战兢兢得说。

 “好了不要哭,那我们一人一半吧,时间不多,不过应该来得及。”椴子叹了口气,坐回电脑前,关掉了她之前正在浏览的博客,是一位她非常喜欢的博主,做着全世界出差的工作,能到各种地方见到各种景色和事物,这是每天坐办公室的椴子羡慕不来的,而且人也很风趣,常年出国的原因说的一嘴英语,而且……椴子有点害羞的翻着他们之间的私信记录。前几天他说马上要回东京了,要不要约出来见一面呢?

 

人事总监小松正从轻松主管那边聊天回来,拿着个茶杯晃晃悠悠得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哭着跑出去的薪酬专员,椴子正黑着脸坐在电脑前开着好几个excel窗口,手里拿着一沓报表。心里大概猜到了七八分,小松慢慢地挪向自己的位置,把茶杯放下,用力伸了个懒腰:“哎呀~好闲啊~椴子,帮我查下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上映的电影啊。”

“没空。总监您要是这么闲的话,帮忙一起来弄工资表可以吗?”说出这句话也并不指望他会帮忙。

“嗯……我的内心是很希望帮你啦~但是我马上要出去了。社长出差回来了,我和轻松要去汇、报、工、作。去哪里好呢?想吃鹅肝了,椴子快帮我订个最贵的西餐厅。”

“没空。社长知道他的员工们这么热、爱、工、作一定会感动死的。”

“说起来,你是不是还没见过社长啊?好像从你入职到现在,他就一直在到处出差。”

“没见过,是个怎样的人啊?”这种大企业的社长,八成是中年秃头吧。

“嗯……很痛。嘛,明天见到他,自己感受吧。”

【周三·夜】

Mr. Kara,赤塚集团的社长。跟他熟的人叫他Kara,非常熟的人知道他本名空松,而在某些情况下会叫他痛松。至于为什么叫他痛松,他自己也是十分不理解的。曾经有一次跟小松说起这个话题,然而没说几句,小松就大喊着好痛好痛让他赶紧闭嘴。

——为什么我说话的时候朋友们都会在旁边喊好痛呢?

空松坐在副驾驶,拿出手机打开了私人博客,打下这行字。他刚从澳洲完成一个大项目回来,和公司的两个高层,同时也是多年的好兄弟,小松和轻松吃了个饭,聊了下这几个月公司的情况,当然也是被吐槽了一整晚的“好痛”。

“登登”。博客发来了推送,有人留言,是跟自己在博客上一直聊得很来的一位博主。

Totti(22:23):噗、好痛?莫非你一边说话的时候会打人吗23333

Sunshine(22:25):Totti晚上好~当然不是啦!我可是gentleman。

Totti(22:26):S桑你在的呀,晚上好。

Totti(22:26):我开玩笑的啦~S先生这是下飞机了?

Sunshine(22:26):是的,跟朋友吃了个饭。

Totti(22:27):去吃了什么呀?

Sunshine(22:28):好久没回国了,本来想去吃traditional又delicious的关东煮,但是朋友直接把我拉去了法国餐厅。

Sunshine(22:35):Totti?

Totti(22:42):不好意思S桑,我在加班赶工呢,刚跟同事讨论事情去了。

Sunshine(22:42):这个点了还在加班吗?太辛苦了,晚饭吃了吗?

Totti(22:44):没有呢QAQ

Sunshine(22:45):这样可对healthy不好哦,Totti要是饿坏了,我会heart break的。

Totti(22:52):S桑亚达哟!我一会叫个夜宵外卖。

Sunshine(23:01):OK~早点忙完回家睡美容觉,女孩子就像flower,睡不饱的话小心提前枯萎哦。

 

对方不再回复私信,空松切到主页,快速刷了一遍自己的文章,每一篇都有这位叫做Totti的博主评论。

空松是博客上小有名气的因公出差旅游攻略博主,网名Sunshine。因为自己工作的关系,常年到处出差,有时候在一个国家一呆就是几个月,没有什么公务的日子,就顺便在这个国家到处转转。加之空松喜欢写日记,一开始只是把游记写进日记里,某一次听轻松说现在好多偶像都把日常生活发到网上可多人看了,于是也开始发布网络博客。虽然被小松形容为“痛的地狱”,但意外的受到挺多人的欢迎。有些是跟他一样空中飞人型的,会借鉴他的出行方式;也有一些是常年坐办公室没有时间旅行,从他的博客中可以知道很多不同地方的事物。

Totti就是后者之一。

Totti第一次在空松的博客下留言是空松在埃及的时候,她对金字塔有极大的兴趣。不但留了言,还发私信问空松有没有到金字塔里面去。空松当时的回答是“nonono,金字塔里面有各种trap,很danger哦~”。然后对方回复了他“我知道啊!就是那些陷阱啊机关啊什么的,好想知道人进去以后到底能不能活着出来呢,S桑您快去试一下吧!”

多么有好奇心的孩子啊!空松心想。第二天去找了导游说想金字塔看看机关是什么样的,然后被当地导游飞了一个白眼和一句听不懂的阿拉伯语就没有再理他。

 

从那次开始,空松的每一篇游记Totti都会留言,譬如“死海真的不会淹死吗?”“S先生您应该去百慕大三角看一下到底里面有什么”“S先生您去爬雪山了?冻死了吗?遇到雪崩了吗?”之类的。而空松也会去Totti的博客里留言。

Totti是一个很温柔的文艺少女,喜欢摄影,博客里经常发一些自己拍的照片。有时候是某个公交车站,有时候是蓝天下的电线杆,有时候是办公桌上的笔记本。还有一组每天都会更新的照片,是一束花和一种甜食,根据她每天的心情选择相应花语,再配个气氛相近的甜食。她说女孩子都喜欢花和甜食,没有送花和甜食攻略不下的妹子,如果有,是种类不够。

空松常有留言,聊得多了就会发私信,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空松知道Totti住在东京,好几次机会成熟觉得应该见一面了,但是自己实在太忙,这次回来好长时间都不用出差,找时间约一下吧,不知道本人是为怎样的少女呢,看她的博客和平时说话语气,应该是甜美类型的吧。

空松正抱着手机呵呵呵地笑,小松一通电话打断了他美好的想象。“空松,回一趟公司,上次那位英国专家联系我了,说要谈谈薪酬待遇。大半夜的开视频会议,他也算点时差好吧!”

 

空松到达公司的时候,小松还没有到。走出电梯,半夜的大办公室漆黑一片,走廊尽头的人事办公室倒是开着灯。空松看不清屋里的摆设,不停地磕到办公室的桌椅柜子。

正在加班的椴子听到外面大办公室有声音,这个时间点会是谁呢?来了也不开灯,莫非是小偷?她大着胆子,拿起旁边厚重的档案袋,关掉屋里的灯,小心翼翼地走出人事部办公室,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蓝色亮片裤子的男人,正摸着墙蹑手蹑脚往前走。

没有小偷会穿成这个样子的,椴子心想。

反而更危险了!

“你谁?”椴子放下档案袋,脱下细跟高跟鞋,出声询问道。

“谁在说话?”空松四下张望,没看见有人在喊他啊,莫非遇到了女鬼?

“就在你前面!把墨镜摘了白痴!”

空松摘下墨镜,看到了站在墙边,举着高跟鞋,扎成马步看着他的女生。

是位可爱的女士呢。看清楚后,空松又戴上了墨镜,斜靠着墙,打了个响指,“我是这个公司的leader,Mr.Kara~是你在呼唤我吗Lady~”

“哈?哪里来的笨蛋,穿得这么没品,还冒充我们老大?” 

“没……没品……”

“你这亮片裤子到底是个什么鬼啊还有金色铆钉的皮鞋?!醒醒好吗哪个年代的流行啊!还有大半夜的不开灯还带墨镜你的脑子真的没问题吗?”

“额………………”空松被椴子的连续吐槽轰成了黑白色,愣了半天挤出一句话,“G-Girl,你这样是在引起我的注意吗……”

“快省省吧哪里学来的霸道总裁台词啊真是……好痛啊!“椴子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通宵加班已经很辛苦了,还突然冒出来这么个人,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让人觉得这么痛。“喂你到底谁啊,超可疑啊,大半夜的来我们公司干什么?不说话我叫保安了啊!”

“我是这家公司的社长啊……”渐渐得从线稿恢复过来的空松单手撑墙,推墨镜,kira☆~“半夜过来当然是因为、有meeting了。”

“我们公司的社长要是这么痛我立马就辞职啊!还有大半夜的开会?没听说过好吗!我报警了。“椴子掏出手机正要拨号,大办公室的灯亮了,小松出现在门口。

“啊啦啊啦,两位这是在做什么?好热闹啊。社长大人,不要欺负我亲爱的助理小姐哦。”

诶…………骗人的吧,小松大人!

“小松你太慢了,原来这位小姐是你的助理吗?让girl半夜加班可不好哦。”

“椴子,你还没有回去吗,太辛苦了吧,明天也可以弄的。”

明天你也不会帮忙的啊!不过这个人真的是社长??……啊,好想死……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要辞职的话?话说这家公司的社长居然是这么个货真的没问题吗?也许趁早辞职另谋高就是好事?不管了,总之先撤!

“我把东西带回家弄,两位再见!”只见椴子飞奔回办公室,迅速的把表格保存进U盘,背起包就冲出办公室,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痛松……恭喜你又痛到了一个人。”
“为什么又是痛!我没有打她啊!!”

 

和小松开完视频会议,空松拿出手机看到了一条博客推送,Totti更新了两篇博客。

一篇是惯例的组图:一张粉色百合花的照片,和一块樱花蛋糕。下面有一小段字:

玉米百合,花语是:勇敢而执着的爱情。今天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走出公司的时候突然觉得夜风有点寒冷呢。我心中的那个人,今天回来了,有那么一瞬间,希望他能来接我下班,可是我缺少勇气呢(摊手)

第二篇是类似生活小记的东西:加班遇到了常年在外出差的公司社长,还以为应该是个菁英人士呢,今天第一次见到他,结果是个超!奇怪的人啊!穿着蓝色亮片裤子和金色铆钉鞋,大半夜的在室内还戴着墨镜,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盲人呢[大笑.jpg]而且说话让人觉得浑身都痛,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每天都要见到他,有点想辞职呢……

 

 

 

【尾】

松野椴子入职不到一年就从人事总监助理晋升为社长秘书这件事,全公司没有任何人觉得疑惑或者反对。椴子头脑聪慧,做事麻利,交办给她的事情总能迅速的做好,保质保量,同时跟同事们的关系也处的很好,上级对她的评价都很高。所以即使排除社长对椴子的私人感情,社长秘书这个职位她也是完全能够胜任的。至于原来的董秘在被调去营业部以后请所有秘书处同事吃饭,大肆庆祝了好几天这件事,因为太痛,所以不提。

总有不怕死的萌新小姑娘偷偷的八卦椴子前辈能忍得了那么痛的社长是不是抖M啊然后第二天就会发现自己的工作量翻了好几倍。

虽然小松总监总说椴子是“抖S”、“文学少女”,大家都只当是玩笑话。

即使换了办公室,松野椴子办公桌上每天不同的花束和甜点依旧在继续,空松社长到底追没追到椴子,还是个谜。

 

“所以其实社长您每天送我的花和甜点还有卡片上的话都是抄袭我的创意呢,是抄袭你知道吗,请付我版权费。”

“Honey,我们不谈money这种俗气的东西,我们谈love,谈heart!”

“痛死了啊闭嘴,我看你这么没创意的脑袋经营公司迟早有一天会倒闭的,还是赶紧隐退了让我来当社长吧。”

“Baby想当社长吗?没问题哦,嫁给我公司就是你的。”

“……闭嘴痛松。”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