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爻

微博@回爻_马卡钦的温泉馒头

自认是个花心且长情的人,墙头无数几乎从不退坑,想起来了就会去关注一下的程度(
最近刀剑刷的多,三日鹤土方组,日服一年多老婶最近才入CP坑也是很迷。
三次元忙到起飞,完全没有时间产出啊……

【阿松/材木】所以长男到底是按什么规定的(2

这篇是材木!材木!材木!重要说三遍!感觉已经完全偏离原来的构想了,速度在哪里!!

终于有时间写点除了报告以外的东西了……这周忙成了一只汪,下周继续忙(手动再见

这一次是空松角度,CP是材木松,全是对话!全是!!而且没有署名,希望看得懂……我是全程脑补声优想象成四格漫画写的,啊好想学画画好想变大角虫(来自手废的哀嚎

==============正文分割线===========


空松の场合


【Karamatsu no Diary】

20××年○月□日,Wednesday,Sunny~

 

早早的起床,一个人来到屋顶,啊,早晨的sunshine~照耀着我。清风~蓝天,还有flower的香味,真是beautiful的开始。

我躺在屋顶上,闭上眼,不知不觉忘了时间,回忆着昨晚与KaramatsuGirls的邂逅。

月黑风高,华灯初上,现充的世界好耀眼,戴上我的sunglasses。

玩小钢珠赢了一点小钱,去喝杯酒怎么样,这位美丽的lady?

哈,你这是在向我抛媚眼吗girl,抚摸我的话没问题可是稍微温柔点有点疼哟,my卡拉马子噶鲁斯~

………………

 

 

“喂,Totti,你见到喵了吗?”— —

“没见过哦。”0ω0

“这里也没有吗,奇怪啊喵会去哪里啊。”— —

“一松,你在找卡哇伊的cat吗?”~。~☆

“不知道哦。去外面看看吧。”0ω0

“没办法了,我去街上看看。你在干嘛?Totti。”— —

“那个,一松,我见过cat哦。”~。~☆

“我在画素描,前几天打工的朋友教我的。”0ω0

“嘁,还是老样子隐藏现充啊Totti。我出去了。”

“…………我见到过喵啊,你们理我一下?”-。-☆

“路上小心,一松尼桑。”0ω0

“诶……我是透明的吗?”-。-|||

“空松尼桑无路赛啊,还有别站起来啊,我画到一半,快坐下。”-ω-

“哦……。”坐下,“Totti,我真的见过cat哦,早上我在沐浴sunshine的时候,看见十四抱着喵出去了。”

“痛痛痛,我都下不去笔了空松尼桑,所以说十四松尼桑带着喵出门了吗,你为什么不告诉一松尼桑啊。”-ω-

“诶……我没说吗?”-。-☆

“没说。”-ω-

“哦……”

两个人沉默下来,只听见刷刷刷,椴松的炭笔在纸上涂的飞快,偶尔抬头看看模特,神情十分专注。

空松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翻着fashion杂志。阳光很好,斜斜地打在空松的脸上,把本来就算立体的五官映衬得更加分明,墨镜挡住了眼睛,看不清他现在究竟是在看杂志,还是看哪里。

如果是一般的恋爱小说,这里大概会有『上前摘掉空松的墨镜』或者是『询问椴松“为什么选我当你的模特”』这样的选项。但坐在这里的只是两个快要本命年还无所事事的啃老族,这只是他们众多无聊日子中的一天。

 “呐Totti,还有个重要的事情。”

“什么?不要发表痛宣言啊。”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痛啊!昨天晚上我去打小钢珠,赢了好多钱。”

“嗯。”

“然后我从小钢珠店出来,看到路边有个美女,她一直在看我,一定是被我的handsome迷住了,于是我就过去搭讪,然后她摸了一下我的脸走了。

“昨天气温12度你穿个背心短裤就出门了而且大晚上带个墨镜正常人都会看你吧觉得你是坏人然后考虑要不要报警。脸别动,马上画好了。”椴松在空松的鼻尖前竖起笔,单闭起左眼,一副很专业的样子,“而且看你脸上那个颜色,她摸你的那一下一定很重。哟西,很对称。”

“你怎么知道!好疼啊。画完了?”

“画完了。嗯……不知道为什么这幅画看起来让人有一种Madao的感觉。”

“Madao?是在夸奖我handsome的意思吗?”

“痛死了空松尼桑,快闭嘴。”

“Totti你接下来要去干嘛?”

“去钓鱼。”

“我陪你一起去。”

“你去可以,把这亮片裤子给我换了,还有不要带玫瑰花请用正常的鱼饵!”

 

“所以空松尼桑你刚才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你泡妞然后被人打了一巴掌吗?”

“不是啊……我忘了,想起来再说吧。”

“笨蛋啊你……”



 

【Karamatsu no Diary】

20××年○月□日,Tuesday,Sunny~

 

……………………

今天打小钢珠赢了好多钱,维纳斯特别眷顾我。还在街上邂逅了一位beautiful lady,黑色及腰的hair,一双black又shining的大眼睛,一直在看我,哼,一定是被我迷住了。

去邀请她的时候,她害羞的看着我,然后摸了一下我的脸离开了。

美丽的小姐一定是害怕跟我在一起,会被girls嫉妒,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就是要承受这份孤独。

于是我就自己去了隔壁居酒屋喝酒。服务员看着好眼熟啊,诶这不是小松么?他这是在……打工?

啊,一定是我中了这酒的毒,产生了幻觉,我们家那个废柴大哥,现在八成在家给轻松打每周二的例行电话吧。

 

================TBC============下面是Totti给Kara画的素描,图源度娘~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回爻 | Powered by LOFTER